对《秦帝国十九年而亡的历史真相》的补充

       下面是对《揭秘》一文的补充,兼对部分观友的回复:

一、再来看一段由《里耶秦简》(2002年出土于湖南)记载的来自秦朝官方的统计数据:

       里耶秦简7-304记载,秦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 年),编户人口约2000人的迁陵县(今湖南省龙山县)犯罪情况记录:

       数据1:奴隶、居赀(犯人或债务人居于流放地劳作,以抵偿赎罪之金或债务),全县当年有189人。

       数据2隶臣妾(因犯罪、或被俘、或亲属连坐而被剥夺人身自由充官的犯人。男性犯人称“隶臣”,女性犯人称“隶妾”),去年116人,加上今年的新犯人35人,全县当年累计151人。当年死亡28人。

       由上面两处数据,我们很容易得出这样两个结论:

       其一,约2000人口的迁陵县,奴隶、居赀,加上隶臣妾当年罪犯总人数为340人。百姓的犯罪率为17%,接近全县人口的六分之一。

       其二,151名隶臣妾中,当年死亡28人,死亡率约为19%,占据隶臣妾类罪犯的约五分之一。

 

二、下面,我们再来了解一下另外两则与秦国社会风俗相关的史料:

       ㈠齐国人鲁仲连:“彼秦,弃礼义而上首功之国也,权使其士,虏使其民。彼则肆然而为帝,过而遂正于天下,则连有赴东海而死耳,吾不忍为之民也!”(见《战国策·赵策》)

      (秦国是一个抛弃仁义、祟尚以斩获敌人首级计功的国家。秦王用权术驾驭其群臣,像对待俘虏一样役使它的百姓。如果让秦国肆无忌惮地称帝,甚至要统治整个天下,我鲁仲连只有跳东海自杀,绝不能做它的臣民!)

      ㈡“秦之野人,以小利之故,弟兄相狱,亲戚相忍”。(见《吕氏春秋·高义》)

      (秦国乡间的百姓,因为一点小利的缘故,弟兄之间就相互打官司,亲人之间就相互残害。)

       鲁仲连生活于公元前三世纪中前期,距秦统一天下的时间非常近。相信这位游历甚广的齐国人,不会凭空诋毁秦国。

       如果你认为鲁仲连的话尚有可疑之处,那么,由曾任秦相的吕布韦所编的《吕氏春秋》,则完全没有理由诋毁自己的国家。

       综合《里耶秦简》与上面两段史料,我们已经从最底层,十分清晰地看出了秦国乃至秦王朝社会的全貌。秦国(王朝)究竟是荀老夫子笔下的“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大治之国,还是“兄弟相狱,亲戚相忍”的毫无廉耻的从林社会,相信大家一定可以做出客观判断。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