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缺席了OPPO发布会

500

作者|高启强

编辑|胡展嘉

运营|陈佳慧

出品|零态LT(ID:LingTai_LT)

偌大的一场手机发布会近乎被一则“涉黄”消息喧宾夺主。

3月21日下午,OPPO邀请了众多媒体,在深圳召开了盛大的新品发布会,准备推出“全新影像旗舰”Find X6系列手机、最新的平板电脑产品OPPO Pad 2及相关蓝牙耳机等新品。

有意思的是,在这场发布会召开前,有人曝出有位参会的媒体老师疑似在下榻酒店“涉黄”,这迅速在数码、科技媒体圈内炸开锅来,很多人纷纷通过“缺席发布会人员”来锁定目标,一时间,这则难登大雅之堂的消息成为关注焦点。

随着消息不断发酵、热度越来越高,有人怀疑这背后会不会有OPPO主动导演的可能性,但若是采用这种“营销”,显然有失大厂风范,相信肯定不为这场发布会主讲人、OPPO高级副总裁兼首席产品官刘作虎所喜。

500

▲图:OPPO发布会现场

只是,无论如何,众人注意力被这则消息吸引,不免令OPPO颇为尴尬。但对于OPPO而言,尴尬的事情似乎不止这一件。

谁缺席了发布会尚不可知,能够确定的是,IoT生态,尤其是智能电视,是彻底缺席了这场发布会,为什么会造成这个局面?

时间追溯到2020年10月,彼时OPPO正式入局智能电视市场,但步步高系“教父”、也是OPPO重要股东的段永平却在直言自己“不太懂为什么OPPO会出电视机”。

被浇一盆冷水后,很快,OPPO掌门人陈明永接受媒体采访时作出回应,“他(段永平)的意见很重要,但是他看不懂很正常,而且他离开这个行业很久了”。某种程度上,作为段永平的门徒,陈明永既得给足老师面子,但又表露出一丝不屑。

时隔两年多,回头来看,已远离行业很久的段永平一语成谶:前段时间,外界盛传OPPO对IoT(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s,缩写IoT)事业群再度进行人员优化,年终奖打三折,智能显示事业部的电视业务线将裁撤。

“OPPO Find N2系列,连续三个月,折叠屏销量第一”,刘作虎在此次发布会上大力赞扬OPPO在折叠屏领域的战绩,光线背后,是OPPO IoT等业务的黯淡离场。

01

电视梦破碎

坚决断舍离

事实上,2021年7月起,OPPO就曾进行过一波裁员,涉及IoT事业群、互联网事业群、市场营销等公司多个部门。后有人在社交平台上爆料称,IoT部门裁员比例接近25%,其他模块接近10%~20%。彼时,据知情人士透露,OPPO裁员主因是近一年来大规模招聘造成了人员冗余。

具体到IoT事业群,2021年OPPO的IoT业务销量和利润不达预期,仍处于亏损中,这使得OPPO高层“痛下杀手”,根据年中绩效评定实行末尾淘汰制,直接裁掉了在年终评选中拿到C或者D评级员工。

而出现人员冗余也源自OPPO一大组织调整:2021年6月,OPPO与手机品牌一加合并,自此,一加成为OPPO旗下独立运营的品牌。根据OPPO向外界透露的讯息,OPPO与一加合并,将能够进一步发挥协同作战优势,更好地整合资源,双方原有团队也将全面融合。这在客观上也造成了冗余岗位。

500

结合近期的裁员风波,历经这两次裁员,OPPO的IoT事业群员工人数在600人(不包含工厂人员)左右。一个细节可以佐证OPPO电视业务确实已遭裁撤,有供应商表示,从两周前与OPPO的合作业务就进入了只交付不生产的节奏。

作为IoT的一环,电视自然非常重要 ,但OPPO电视产品推入市场节点较晚,并未抢占发展先机;眼见电视产品迟迟未见明显进展,OPPO在电视领域的打法已悄然发生了变化。

2023年1月下旬,OPPO ColorOS、创维电视官方账号发布一则视频,宣布OPPO手机、耳机与创维电视深度互联合作已落地。这意味着OPPO在电视领域的发展重点已不再是固守自己做电视产品,而是倾向于与其他电视品牌合作,然后发挥自身在IoT底层技术优势,如OPPO所推出的潘塔纳尔智慧跨端系统,这种打法看起来没那么多“重”,也能取得双赢的效果。

但不可否认的是,曾不被段永平理解的电视业务,已被OPPO给“断舍离”了。

02

做不好电视

基因决定论

当然,先机问题很重要。

OPPO属实没做电视的基因。加上OPPO进入电视领域时间较晚,这使其需要花费更大代价才能抢夺到用户心智。

最初,OPPO是用两款电视新品完成了在电视领域首秀:包含65英寸的高端音画旗舰OPPO智能电视S1,以及拥有55英寸、65英寸两个尺寸的OPPO智能电视R1。但彼时,业内存在不少质疑声:产品过于中规中矩,缺乏亮眼卖点;定位于旗舰机的智能电视S1 6999元的定价又过高,产品上缺乏与之匹配的硬核配置,品牌上更没有相应的溢价空间。

开局不利的OPPO更是在刚一登场就面临着几近杀成红海的电视江湖:既有三星、LG这样的国外品牌,也有TCL、海信、创维这样的国内传统电视品牌,华为在2019年8月所推出的“荣耀电视屏”更是又引发了红米、一加、realme等手机品牌相继加入了智能电视争夺战中…

纵观彼时的电视行业,也不是一个合适的入局时机。

OPPO于2020年10月才推出自家电视产品,次年电视行业销售端寒意逼人:根据奥维云网(AVC)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电视行业市场零售量规模跌破4000万,最终销量为3835万台,同比下降13.85%。

当然,电视行业的整体遇冷延续至今。

500

根据市场调查机构Omdia发布的《2022年全球TV市场出货量数据》报告,2022年全球TV出货量为20325万台,同比下降4.8%;在洛图科技新公布的《中国电视市场品牌出货月度快报》数据中,2023年1月,国内电视市场品牌整机的出货量仅为337万台,同比下滑16.8%,环比下滑24.4%。

OPPO在2020年10月入局的电视领域本身就面临着用户打开率不断下降、整体销量不断下滑的这样一种现状,这在客观上给“后来者”OPPO增加了不少突围难度。

电视只是OPPO将业务触角从手机延伸至更大的IoT生态的其中一个代表,浏览OPPO官网可大致得知,除了OPPO和一加这两大手机品牌,OPPO如今的产品矩阵包括平板电脑、智能耳机、智能穿戴、智能电视、智能生活和原装配件这几大类。

其中,平板电脑和蓝牙耳机在产品矩阵上被赋予了重要意义,如在3月21日的发布会上,除了OPPO Find X6系列手机,OPPO还推出了平板电脑OPPO Pad 2和蓝牙耳机OPPO Enco X2这两款新品。

有意思的是,对于表现疲软、被传裁撤的智能电视,OPPO官网在网页的UI设计上将其放置在了平板电脑、智能耳机和智能穿戴之下;不同的是,小米官网则将电视一栏悬置在了仅次于Xiaomi手机和Redmi手机之后的位置,显得格外重要。

毋庸置疑的是,虽然电视只是IoT生态中的一环,但却是十分重要的一环,这点适用于所有想要在IoT领域有所斩获的企业。因为,作为出现在家庭场景中的核心设备,电视堪称一大流量入口,这也是为何近些年来,如此之多的互联网和科技公司不断入局电视领域的重要原因。

2020年,IoT行业涌现出了一个重要信号:根据IoT Analytics的数据显示,经过过去十年年复合增长率高达30.8%的持续发展,全球物联网连接数首次超过了非物联网连接数、达到了超117亿个,这被认为是IoT行业正在接近发展的质变时刻。

所以无论是看中了IoT行业本身的发展潜力,还是电视作为IoT生态中的重要作用,OPPO本身的这些业务扩展是合乎形势发展与行业逻辑的,甚至这也跟OPPO过往的企业发展形成了某种意义上的契合。从DVD到MP3,从MP3到手机,OPPO这些年也是靠着对于形势的判断,完成了一次次转型,才发展壮大至今。

只是,OPPO到了2020年才真正发布自家的核心IoT产品,如OPPO Watch、OPPO智能电视S1、OPPO智能电视R1等,这显然已比友商晚了不少,比如小米于2013年年底就已通过投资孵化的方式开始着手布局IoT生态;华为要晚一些,但是也在2018年就创办了“华为智选”的品牌,不断拓展自己在IoT上的产品线。

03

抛弃电视

手机业务表现如何

在IoT上算是赶了个晚集的OPPO如果想要追赶上同行,显然需要付出更大心力,但从其主营业务智能机的表现来看,OPPO也许心有余而力不足。

无论是对于公司营收还是布局IoT来说,手机业务都是基础,那么来看看OPPO在智能机业务上的表现。

根据国际数据调研公司IDC的报告显示,2022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全年出货量约为2.86亿台,同比下降13.2%,创有史以来最大降幅。其中,OPPO在2022年出货量同比大跌28.2%,在前五大手机厂商中跌幅最高。

进入到2023年,在去年表现拉垮的智能手机市场并不会迅速好转,这主要源自被通胀挤压的工资缩水和减少的可支配收入,尤其是在生产方面,高库存和低需求会到导致行业产量持续下降。普遍预计,至少到今年第三季度之前,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不太可能有明显增长。

在国内折叠屏手机领域,诚如刘作虎所言,OPPO确实战绩卓著。根据CINNO Research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中国市场折叠屏手机销量同比增长54%,其中OPPO的表现最为抢眼,销量同比大幅大增483%,跃居中国折叠机市场的No.1。

500

▲图:OPPO高级副总裁兼首席产品官刘作虎

但OPPO在折叠屏这一细分领域的火热难掩整个手机市场的冰凉,其一,OPPO所主要身处的智能手机市场去年出现严重萎缩,今年在短期内不太可能好转;其二,面对行业逆风,相较于主要竞争对手,OPPO自身的智能机业务表现不佳。所以这么看,用以支撑OPPO IoT生态发展雄心的手机业务并不稳固。

主营的手机业务都不稳固,更不可能指望OPPO集团对已独立出去、自负盈亏的IoT事业群旗下的智能电视业务线输血,此前根据36氪援引OPPO内部人士的说法称,IoT业务2020年的亏损就达到了数亿元。

不过回顾OPPO裁撤智能电视业务线和对于IoT生态的调整,这本身也属于企业在自有市场竞争下自主做出的合理选择,甚至某种程度上,收缩本身也是一种蓄能。譬如近年来,OPPO斥资研发,尤其是在以“马里亚纳”为代表的自研芯片上的动作和进展就为不少人所瞩目。

虽然OPPO电视可能就此消失了,但未来的某一天,OPPO自研芯片也许会给人带来更大惊喜。只是,那一天什么时候会到来呢?

—END—

本文为零态 LT 原创,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原文链接:https://a-mp-weixin-qq-com.observersnews.com/s/LxRcqZAtx-R0rvAZfv8u4g

站务

  • 观网评论4月爆款文章↓

    4月初,美国财长耶伦访华,一时间“中国产能过剩论”被炒作起来,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陈经从“三个美国女人”的独特角度,阐释了中国产能包括新能源产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还对美国政......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