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经济薅无可薅,美国养儿难防老

文 | 延观风

五一前,日本经济以喜剧的方式占据了头条。日元在跌破150日元/美元的心理关口后突然发力,如果不是日本央行疑似出手干预,日元可能已经跑步进入160时代(持续时间未知)。不管国内的抄底仙人怎么鼓吹,现在日元又乖乖回归了贬值的轨道上。

500

虽然笔者长期嘲笑经济学的预测能力,但日元的贬值却是在定性上非常符合经济学理论的案例。自从进入负利率时代,日本和美国的长期利差决定了日元必然长期贬值,利差越大、贬值压力越大,我们的文章《日本,勒着脖子也要贬值》已经做了非常专业的解读。

22年3月和8月,日元也上演过极速贬值的戏码,按理来说有理论预测、也反复上演的事情不太具有成为新闻热点的潜质。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简中互联网上突然狂吹日本经济,飞得越高摔得越惨,当日本股市繁花背后的血淋淋现实揭露,变成喜剧新闻也合情合理了。

500

差不多同期放出的美国增长和通胀数据也很难看,极富创造力的网友还发明了美国“养儿防老”的梗,根据美国历次借金融、贸易手段对日本财富进行非市场化榨取的历史,认为这次日元暴跌是又一次美国收割日本、对冲自身衰退。但这次,似乎真的不一样。

“养儿防老”指的是80年代起美国在全球化秩序中建立的金融机制,利用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以及垄断性的金融霸权,通过自身货币政策的外溢效应薅全世界的铸币税,从而汲取大量的物质财富。

当美国经济下行,美联储开始放水,因为美国的债券(美元)被其他经济体所普遍接受,这时美元涌入其他国家留下泡沫,把商品和资产收益带回美国。而到了美国经济过热周期,美联储收紧银根,美元又回流到美国本土,导致外部泡沫破裂,资产价格下跌,成为下一轮美元流出时贱卖的优良标的,这就是我们过往介绍过很多次的美元潮汐。

500

这种“养儿防老”模式有三大必须前提:一是“放水刺激增长-紧缩抑制通胀”的基本逻辑可以在美国本土适用;二是美国的好大儿有足够的羊毛可以薅;三是好大儿对爹地的政治服从。

这套货币政策逻辑在40多年里一直运转良好,导致美国把前提当成了理所当然,今天它再找好大儿日本毛养老费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和好大儿的氧气管都被某个神秘的东方大国掐住了。但美国还嫌这种感觉不够刺激,就在今天,又把手伸向了自己的氧气管,狠狠掐了下去。

500

这次美联储是蠢不是坏

新自由主义之风大盛后,美国打赢了冷战,因此把冷战的胜利错误归因于“完美的”市场制度,而不是战后30年的技术积累,以及外部庞大市场和产能的接入(后面细讲)。08年大衰退揭示了新自由主义政策的漏洞,却被西方世界用花政府的钱、补企业主的窟窿的方式遮盖过去。这种凯恩斯和哈耶克混血的私生子政策又糊裱了十多年,直到疫情彻底踢爆了40年的沉疴积弊。

经过有史以来最疯狂的放水刺激,去年美国的经济数据在明面上非常好看,强劲的GDP增速简直不像一个发达国家,股市、就业数据也一片形势大好不是小好,也在简中互联网激起了很长时间鼓吹美国经济、唱衰我国经济赶超的风潮。

我们一直强调,美国的统计数据制造了虚假的繁荣(《给世界一点小小的“拜登经济学”震撼》),骗哥们可以,别把自己也骗了。但美联储显然愿意相信美国经济繁花似锦,一口气把利率拉到20年来最高水平,也不见烈火烹油的经济和通胀有所降温,货币政策和经济表现似乎正在脱钩。

500

上周发布的数据彻底坐实了这一点。美国经济增速确实大幅下降,但通胀却像口香糖一样具有黏性,这还是在已经相当高的物价基数上继续高速增长,“滞胀又来了”绝非危言耸听。

500

我们去年指出的美国经济问题没法被高利率解决,反而全部不断恶化。去年美国的经济增长全靠医疗等高附加值、低实物工作量的虚胖行业拉动,才出现了用电量和GDP背行的经济奇迹。而今年一季度,美国1.6%的年化环比增速里,医疗和金融服务合计贡献了将近1个百分点,想必一定给美国人民带来了更健康的体魄和更多的财富吧。

500

然后是就业,此前美国经常在公布新增非农就业初值时,报一个很大的数字,然后在下个月不声不响地大幅下调。而且企业侧的就业数据(有多少个岗位)和家庭侧(有多少人就业)存在很大偏差,大量岗位来自兼职工作(在中文互联网上又要赛博亡国)。3月费城联储发布报告称,22-23年美国就业数据存在上百万虚报,算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地承认了就业数据的离谱失真。

500

最后是喜闻乐见的金融部门爆雷。共和第一银行(和去年爆雷被收购的第一共和不是一家)倒闭,已经无法在美国媒体中激起水花。去年3、4月份,美联储为中小银行设立了为期一年的临时贷款项目,硅谷银行倒闭后立刻有800亿贷款放出,然后窟窿越来越大。一年之期已到,只有400亿美元净回流了美联储,美国中小银行还欠着1250亿美元的“临时”救命钱,也不知道其中有多少又会变成永久性的坏账。

500

现在美联储彻底整不会了,加息伤害了实体经济却压不住经济增长数据,抑制了就业市场却削减不了通胀,抬高了国债利息却管不住拜登疯狂发债。货币政策的理论依据全部破产,向鹰国债和GDP要爆,向鸽通胀又要火上浇油,只能往地上一躺先保持当前利率到年底再说。

如果说以前的美元回流是美联储在美国经济过热的情况下,有意识地收紧银根噶韭菜,那么现在美联储延长维持高利率的周期,只能算是万策尽矣的下意识动作,说它还有余力举起高利差的镰刀收割日本,确实有点“冤枉”美国了。

薅无可薅的日本经济

薅羊毛的前提是羊身上有毛,现在日本身上实在没有什么油水来奉养美国爸爸。我们多次强调,观察经济活动最终都要实物工作量上,日经大涨带给美国热钱的资本利得又能如何?如果不转化为商品输入,怎么能满足美国人世界第一的浪费消费需求呢?

理论上说,日元贬值可以让美国人用同样的美元收入买到更多日本产品,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上世纪70年代,物美价廉的日系车风靡美国,打得美国本土汽车品牌丢盔弃甲,于是接下来20年,美国用贸易战迫使大量日本车企到美国、墨西哥设厂。70年代的日系车进口是美国用汇率廉价占有日本人劳动的第一波收割,而80-90年代日本车企把自己的投资和就业奉献为美国的投资和就业,是第二波收割。

结果就是,2022年,本田、丰田和尼桑在美国销售的汽车,分别有94%、71%和76%来自北美。这下赚美刀花美刀了,自产自销的“日本车”不仅不会因日元大贬值而降价,反而作为大通胀的主力军,价格直冲云霄。

500

对比日系车价格和日元汇率走势不难发现,疫情后日系车的价格指数几乎翻番,但与同期日元波动毫不相关,仅仅取决于美国国内的通胀形势,美国人不仅没收割到便宜的日系车,还被丰田等日本公司噶了韭菜。据一些在美国的朋友说,5年前买的日系车现在卖二手,在名义价格上甚至有得赚。

500

500

上图:在美销售日本车价格趋势

下图:美元-日元汇率

丰田等公司大赚美元,再换算为严重贬值的日元,造成了利润和海外资产暴增的表象,这也是目前仍不认输的日吹仅剩的底气之一:每当在便利店狼吞虎咽天价饭团的社畜想起丰田气势如虹的财报,也会骄傲地挺起胸膛。

另一项鼓吹日本经济前途光明的证据是3月公布的春斗结果,比如日本最大工会Rengo争取了5.3%的年度工资涨幅,高于去年的3.8%,似乎日本要开始涨工资-促消费-增利润-涨工资的正面循环

然而,用春斗薪酬涨幅预测实际工资涨幅不能说效力微弱,只能说毫不相干:23年日本年均通胀率为3.2%,实际工资增速是3.8%-3.2%=0.6%吗?不,23年实际工资涨幅为-2.5%,小日子的日子真是越来越甜啊。

500

日本是一个资源匮乏的人口大国,进口额占GDP比重达到25%,按卡路里计算,日本的粮食自给率只有38%。现在,日本人必须付出更多的日元(即国内创造的产品、财富)向美西方进口粮食,我们以为美国收割的手段是复杂高端的金融数学商战,往往却是“嗟,来食”这么朴实粗暴。

500

如果按产品增加值计算,日本的食品自给率就会上升到58%,可惜农协的利润不能吃

曾在大藏省工作的野口悠纪雄指出,日本战后崛起与“自由市场”八竿子打不着,而是旧军部文官主导的统制经济高效吸收了美国的订单乃至产业转移,让日本爬上美国主导的国际产业链的中上游位置,负责为美国人的黄金生活提供汽车、家电和电子产品。

然而也就到此为止了,《日本经济高烧》一文提到,当日本想要染指高端半导体,美国一套举国体制组合拳让日本明白“朕不给的,你不能抢”。更致命的是,美国强迫日本放弃统制经济模式,此后日本的货币、产业政策只能把钱奉送财阀手上,却没有鞭子抽着财阀跑起来搞创新,从根本上阉割了日本冲击尖端产业的能力。

500

野口悠纪雄呼吁日本学习美国,转向“高效”的金融立国模式,也不想想日本配和爸爸在一张餐桌上吃饭吗?现在,日本的优势产业,只能躺在海外资产积累、品牌神话塑造(见《日本,勒着脖子也要贬值》)的老底上猛吸货币宽松的毒品,活脱脱大清东亚病夫的后现代翻版,哪里还有能力给爸爸养老?

掩盖在“黄金80年代”神话后的中国

货币主义武断地宣称,一切通胀都是且仅是货币现象,只要控制好货币供应总量,就能有效消除通胀。沃尔克在80年暴力加息到20%,81年里根当选。新自由主义的拥趸塑造了一个“里根来了,青天就有了”的主流叙事,80年代美国通胀烟消云散、经济蒸蒸日上、技术突飞猛进,是一个从笨重工业经济体转型为轻快科技经济体的黄金年代。

不论对于哪个国家,新自塑造的各种“黄金80年代”叙事从来不堪数据一击。71-80年和81-90年,美国不变价GDP分别增长34.7%、34.9%,几无任何区别。里根对工人福利重拳出击,工薪阶层实际收入锐减,直到千禧年才回到70年代末的水平。

500

工人福利可砍,军费、政府开支和资本家的补贴不可动,哈耶克的好学生里根开启了美国赤字/国债暴增的潘多拉魔盒,从此美国财政纪律彻底走上不归路。

放宽金融监管让华尔街巨鳄心花怒放收入起飞,可在超紧缩货币政策下,美国中小银行连环爆雷,持续了将近20年,且大多数爆雷银行都位于南部农业州——放在简中互联网语境,简直可称作可持续亡国的20年。

500

美国拖死苏联赢得冷战,里根经济学不能说居功至伟,只能说毫无卵用。一片糟糕的经济数据中,决定美国经济胜利的只有一项:不断扩大的天量贸易逆差,代表美国开始有意识地利用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的白条美元,汲取全世界的廉价工业品养活美国人的way of life。80年代,长大成熟的日韩最先肩负给爹爹输送廉价工业品的任务,这时才是美国养儿防老的黄金年代。

500

很多学者(比如沈志华)鼓吹全球化格局在45年二战刚结束就落成了,进而论证苏联自组经互会体系的“愚不可及”、“违逆大势”。然而事实远非如此,60年代肯尼迪回合谈判开始前,别说中印等几乎所有发展中国家隔绝于西方经济秩序,美欧之间的关税都高的吓人,不仅小圈子,而且破碎,还好意思叫全球体系?

70年代末,中国等大量发展中经济体逐步向西方开放市场,我们今天熟悉的全球化体系才开始成形。尤其是中美建交,不仅扭转了美国的地缘政治颓势,也锁定了进一步扩大商品供给、压低生产成本和释放过剩资本的超大潜在市场。虽然80年代中国直接输送美国的商品很少,但自此冷战的经济战场胜负再无悬念,冷战胜利后更是中国支撑美国享受了30年的低通胀好时光(所谓的“大缓和时代”)。

苏东集团在80年代末崩溃,狂喜驱使主流经济学界和美国政策界犯了最简单的归因错误,把时间先后关系当因果关系,再以至于宗教膜拜无形大手和企业家精神。诸如服务业占GDP比重高是经济发达的标志、金融法律乃至大型超市比挖煤开厂科技含量更高之类的迷惑教条,全都源于新自教“终结历史”后的“先进经验”总结。

500

凭什么第三产业就业比农工业就业具有更先进的就业理念?这些逆天教条对理论、学术和舆论的渗透仍然比比皆是、猝不及防

根本原因变成前提假设,前提假设变成理所当然。先是日韩、后是中国的廉价商品输入,让去工业化的美国依然能保证甚至不断扩大优质供给,惯得美国(乃至发达国家)学者、政客和普通人以为商品是超市货架长出来的:印钱自然而然就能买到更多产品,收紧银根也有中国沿海工厂吞下失业苦果,这就是美日欧在40年中依赖货币政策嗑药的底气。

新自由主义拥趸喜欢谈论什么粗放型增长、集约型增长,80年代美国去工业化、沉迷虚高利润的路径被鼓吹为高效、可持续。可实际上,美西方不过利用国际资本扩张,把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海量自然资源、廉价劳动力纳入自己主导的国际生产当中,跨国转嫁成本不能掩饰粗放增长的本质。

这套漏洞百出的理论引发了很多次经济危机示警,尤其是08年的金融危机。都怪中国人收下白条、输出廉价商品的能力似乎从无边无际,蒙蔽了美西方的“慧眼”,让它们笃信商品供给无限的邪教承诺。中国大宗商品输出受阻之日,即为新自神教破功之时。

500

早在疫情前,中国的劳动力已不再“无限”、不再廉价,更别说特朗普还要搞对华关税、贸易转移猛踩下坡路的油门。疫情进一步催化了供给中断,一方面美国放水如拜登的嘴一般不受控制,另一方面不可抗力撕开了“集约高效”遮羞布下的供给空洞。经济学的摩西十诫统统失灵,德尔斐神庙美联储束手无策,眼睁睁看着新一轮滞胀碾来,对“黄金80年代”的全面清算才刚刚开始。

500

工业化是一件困难、痛苦且漫长的征程,嗑药上瘾的美国经济绝无可能再工业化,缓解滞胀危机的唯有继续寻找外部供给稀释超发货币。日本早在90年代就把大量产业乖乖转移到北美,这边厢还被中国猛薅仅剩的一点剩余产业,实在供不起被爸爸第三波收割。

500

美国以为能像驯服日本一样,强迫中国滚回美国规定的血汗工厂地位,忘记美国套在国府脖子上的狗链,早让新中国斩断了。这边鲍威尔抱怨美联储解决不了供给短缺问题,那边斡旋大师戴琪表示对华关税只增不减,手机销冠雷蒙多强推产业回流,经济学家耶伦大喊中国产能过剩——三个女人一台戏,耶伦甚至在今天提高对华产品关税前,幻想“中国不做出重大反应”,确实有点太入戏了,还是担心担心美国的物价会有什么不良反应吧。

500

帝国已经堕落到学习日本“请你一定理解我”的传统艺能了

鲍威尔甩锅归甩锅,道理总没说错。片面依赖货币政策代表政府放弃管理经济生产,向企业主全面放权;而复杂的现代供给体系,如果不准政府插手,市场机制自己管不好,只能任由本国制造业逐渐空心糜烂。美日当前经济的窘境,彻底宣告了西方靠吸收外部大宗制成品的怠惰幻梦破产。

我们在《拜登经济学》一文中说过,随着各国出现独特的结构问题,我们倒不必太担心美日经济水深火热通过传统的国际经贸金融路径,对我们产生重大负面外溢影响。反而是美日货币鸦片上瘾的怠惰消极,新自夺权的贪婪短视,最有可能害了我们的经济。

我国现在也处于一个40年大周期的出清阶段,也就是某些人口中的“大环境不好”,耽误他们发挥企业家精神发财了。可从不存在一个外生的、超然的“大环境”,宏观环境是此前所有微观经济行为的总和,因为风口飞猪年代发财的人在宏观经济中创造了太多问题,恰恰是这些人丝毫认识不到自己应当为大环境不好负责。

他们不是没想过复刻美国的“黄金80年代”,全面私有化金融化,所以他们不遗余力为美日经济的新滞胀洗地;万幸的是,国家政策已经彻底断绝了这种可能,所以他们拼命维护中国版80年代神话,用一套万能万用的“释放活力”模板要求政府少管,梦想回到风口飞猪的黄金年代。

中国的这轮出清和美日存在根本不同,因为我们立足雄厚的工业产能,给解决前期积累的矛盾问题提供了充足的空间,既有物质上的,也有政策上的。但如果听信某些人复刻“黄金80年代”的鼓动,我们有极大的风险走上美日的老路,那时可没有另一个“中国”来供养14亿人的美梦。

保持完整的工业体系,需要挤出利润的公共财政维持相对低成本环境,需要严格控制服务业对制造业的剪刀差,需要分配体制和公共服务双管齐下解决贫富分化,需要在短期没有回报的技术领域持续烧钱。不是没在这些方面给企业主放权过,然后他们交上的答卷堪称惨烈。给出清托底,创造出清后的新路径,不仅政府需要管得更多,还要求政府管得更好。

500

从1900年起,经济理论大抵以40年为一个周期。美日等国家的货币政策失灵、经济失败,已经在其经济界引发了越来越大的批判声。国内经济界既有译经总要落后一个版本的迟钝,也有维护金主利益或者自己卑微的优越感的死鸭子嘴硬。

不过无妨,我们处在左边的理论不断证实、右边的理论不断出糗的时代,国内传教士和肉喇叭的聒噪像美国一样通胀,价值却像日元一样贬值。所以对待他们也应该和看待美日的经济一样,做好时代应做的事,推动旧秩序的出清,同时别忘了给予执迷不悟的老顽固及时的嘲笑。

500

站务

  • 观网评论4月爆款文章↓

    4月初,美国财长耶伦访华,一时间“中国产能过剩论”被炒作起来,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陈经从“三个美国女人”的独特角度,阐释了中国产能包括新能源产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还对美国政......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