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代年轻人,为何穿上了孔乙己的长衫

今天我们来聊聊,什么是孔乙己的长衫?为什么大学生会想穿上孔乙己的长衫?

500

在鲁迅先生的笔下,孔乙己无法脱下自己的长衫,是孔乙己放不下自己读书人的身份,不愿意承认自己在现实中的处境的行为。

为什么我要强调孔乙己放不下的是自己的读书人身份?读书人的身份在古代代表了什么呢?在那个文盲率高达90%的时代中,具备了读书识字的能力,就代表你获得了参加了科举考试的门票,代表了你成为了光荣的统治阶级的预备役。

明清两代,只要你能当上秀才,就拥有了免除地税和免除徭役的权力。如果你高中举人,你就具备了当官的资格。如果你在考中进士,那就恭喜你,你就可以直接当官了,而且是在中央政府之中相对清贵的官员,也就是俗称的清流。你在进士考试中如果考进了前三,那就在恭喜你,你成为了帝国未来宰相的预备人选。这就是古代的科举考试制度,这就是读书人的身份在古代的含量。

孔乙己脱不下的是长衫吗?他脱不下的是曾经披在身上的那层作为统治阶级预备役的皮。哪怕在穷困潦倒,哪怕在颠沛流离,但我曾经可是能当官老爷的人啊。这就是孔乙己为什么不愿意脱下他长衫的原因,他是不愿意面对自己阶级滑落的现实。

形象点说,就是变成了老鼠的猫,还觉得自己是只猫,并且还站在猫的角度上思考问题,为猫咪说话和做事情。孔乙己是一个站在不是自己阶级的站位上去思考,并且鄙视自己阶层的人。

500

在回答“为什么会有人说大学生穿上了孔乙己的长衫”前,我们还要弄懂一个东西,那就是中国的当代教育制度。

中国当代教育制度大致经历了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建国后至1965年。这一阶段的主要目标是扫盲,提升中国人口的识字率,教会大部分人基本的科学常识,并且培养官员,学者,优秀合格的工人。到1965年底,我国,中等学校学生达到1432万人,小学在校生达到11626.9万人,分别比新中国成立前最高的1946年增长了6.9倍和3.9倍,学龄儿童入学率达到85%。普通中等教育为国家培养了2000多万毕业生和大批的劳动后备力量,为高级专门人才的培养奠定了基础。

第二阶段,是1965年到1977年。这一阶段的主要特色是探索,是基于1965年的基础上,努力探索出一条不同于农业时代的,属于中国的教育制度。这一时期的很多探索,成为了现在中国教育的基本原则。

第三阶段,是1977年到2000年。这一时期中国教育制度的本质是选拔,是通过小升初,初升高,高升大的三次考试,逐级筛选,选拔能够进行政府行政管理和经济发展的人。这一时期大学毕业包分配,大部分单位为国属的企事业单位,并且国家包分房,这时期的大学生,都能找一份相对体面的工作。其中出类拔萃的那部分人,进入了商界和政界,完成了自己的阶级大跃升。这时期的教育系统,成为了进入中国上层阶级的主要通道。这一时期的教育制度,是最接近古代科举制度的。因为科举制度的本质就是选拔,选拔管理社会的官僚,创造或者说培养掌握社会资源的阶层。

第四阶段,是2000年至今。这一时期中国教育制度的本质变成了培养。2000年中国大学开始扩招,中国取消小升初的考试,教育体制进入双轨制时代(普通高校和高等职业院校并行)。这一时期,中国经济体制改革逐步完成,中国的GDP从2000年的10.03万亿元,增长到了2020年的101.36万亿元,从占世界GDP总量的3.5%增长到占世界GDP总量的17.38%。更重要的是,中国的扫盲工作进入了尾声,2020年中国的成人文盲率降至了2.7%。中国的大学的年录取人数,从2000年的220万人扩充到了2020年的700万人。中国受教育人口占比中,大学以上人口(包括大专)的占比,从2000年的3.4%增到了2020年的15.46%,中国的教育系统,从实现阶级上升的通道,转变成了,为迅猛增长的中国经济、日渐膨胀的中国社会、提供支撑和养分的生产机器。

从现有的教育制度来看,它的主要作用还是培养人。但这种培养是分阶段的,带着筛选性质的。通过两次筛选,来分辨什么人适合什么工作。再有方向、有目的地去培养不同的人的劳动技能、劳动能力、管理技能和创造能力,这就是中国当代的教育制度。他最重要的功能是培养,而不是筛选。(负担起筛选的是公务员考试和整个市场。)

和第三个阶段相比,第四个阶段的大学生,失去了作为统治阶级后备役的身份,大学文凭不再是进入上层阶级的钥匙,而是一个人在进入社会前是否完成了国家培养的合格证书和具备那些能力的检验证书。

500

再回到我们最初的问题上,大学生为什么会穿上孔乙己的长衫,我个人觉得有两个重要的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媒体对马云、马化腾、黄峥等人的大肆宣传和脸谱化的塑造。

这部分人,大部分是在1977年至2000年完成了大学教育,并且成功完成了阶级跨越,并成长为掌握大量社会资源的少数人。媒体在宣传他们的同时,往往会突出他们的学历带给他们的帮助,而忽视了他们成功的别的元素,这就会给接触到这类信息的大学生一种错误的导向,使他们过度地去相信自己的文凭所能带来的力量。

第二个原因,是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的滞后性。

我们这一代的年轻人的父母,大部分出生于70年代、80年代,受教育阶段大部分时间是在中国教育的第三阶段,而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对教育的认知,也还停留在第三个阶段。他们对社会的看法,还是存在滞后性的。而自小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我们,对学历的认知必然会出现偏差。

在第一个原因和第二个原因、以及其他多种因素的交织影响下,我们这一代的年轻人出现穿上孔乙己长衫的现象,也就变得不足为奇了。

一个坏土豆合约笔者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