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岛,“黑人”屠宰场

从1492年哥伦布发现北美大陆起,欧洲各帝国就再也无法停止争相利用手中的资金和各种设备在全球范围内抢占各种资源、扩大自己的帝国版图。

哥伦布可能不会想到

自己的冒险会给未知土地上的人们带来灭顶之灾

(图:wiki)▼

500

(哥伦布地图 图:wiki)▼

500

当中世纪的欧洲已经进入“高度文明”阶段,新大陆及周边岛屿上的语言、文化、生活方式对帝国主义者而言是原始、落后的。原住民没有自己的文字,依靠的是口口相传,这成为西方入侵者眼中落后的证据。

在入侵者眼中,落后就是原罪

他们甚至不把原住民当人看

(1500年美洲原住民 图片:wiki)▼

500

放眼全球,现在的美国、加拿大、南美洲及其周边岛屿、太平洋大陆及其岛屿曾经都是原住民的土地

外来者入侵后,西方文化成为殖民地的标准,幸存的被殖民者必须改信殖民者的宗教,学殖民者的语言和“礼节”。随后,原住民历史的书写者就不再是自己。

他们抹去了新土地上的历史,在新土地上反客为主,将他乡改造成新的法兰西、大不列颠、西班牙、葡萄牙……

传教士的教堂如雨后春笋般从新大陆上冒了出来

迅速改变了这片土地的模样

(殖民地地图  图:smarthistory.org)▼

500

近代史上这样的一出悲剧发生在澳大利亚东南部的塔斯马尼亚岛上。

塔斯马尼亚岛概况

这些塔斯马尼亚原住民从默默无闻到“举世闻名”,是因为他们在人类历史上的消失。西方人的入侵使持续了几万年的岛上原住民在短短3/4个世纪的时间里消失殆尽。

塔斯马尼亚人是大洋洲黑人的一个分支

由于与世隔绝而保持了相对纯正的血统

(最后四个纯血塔斯马尼亚人 图:wiki)▼

500

塔斯马尼亚岛位于澳洲大陆以南240公里处,面积68000余平方公里,是全球第26大岛屿,与周围1000多个小岛构成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州。全州人口约54.1万,40%居住在首府霍巴特及其周边地区。

塔斯马尼亚州是澳大利亚森林覆盖率最高的州

对澳洲原住民来说这可是块风水宝地

(底图:shutterstock)▼

500

(底图:wiki)▼

500

岛上有1982年进入世界遗产名录的塔斯马尼亚野生世界遗产地,面积占全岛的1/4。塔斯原本是澳洲大陆的一部分,约12000年前海平面上升,由此形成的巴斯海峡彻底将塔斯与大陆隔开,同时也将大陆和岛屿上的原住民划分为不同的种群。

与世隔绝的塔斯马尼亚拥有着许多自己独特的物种

(袋獾 图:wiki)▼

500

塔斯马尼亚的神秘吸引着全球的户外爱好者来此探险

(圣克莱尔湖 图:parks.tas.gov.au)▼

500

岛上几万年前原住民留下的遗迹也是吸引世遗组织的重要原因之一。

为发展经济,以便能在保护区内伐木,2014年澳大利亚政府提议将其从世遗名录中去除,但提议被世遗否决。有趣的是,提议名单中还有大堡礁。

保护区虽然还在世遗名录中

却仍然逃脱不了被砍伐的命运

(图:tasmaniantimes.com)▼

500

主岛于1642年被荷兰探险家阿贝尔·塔斯马发现,即将该岛命名为“冯戴门的地盘”—— 塔斯马海上探险的背后金主,荷兰东印度公司总督安东尼·冯戴门。

塔斯马发现塔斯马尼亚后并未做过多的打扰

便又继续踏上他的冒险之旅

(图:wiki)▼

500

在随后的100多年中,法国人、英国人也陆续在此登陆,然后又离开。当捕猎鲸鱼、海豹的白人开始在此商业捕捞并定居,从此岛上原住民的平静生活不复存在。

一开始好像还其乐融融的样子

左滑观看 图:wiki)▼

500

随着资本家野心的不断增长,双方开始兵戎相见

(图:wiki)▼

500

当时,主岛及周边列岛上约有3000至10000名原住民,共9个民族。这些原住民没有自己的文字,尚未学会人工取火,使用的工具极其简单。他们皮肤黝黑,被来到的欧洲人称为“黑人”,居住在洞穴或树枝搭就的木屋中,男人负责渔猎,女人负责采摘。

他们的生活方式虽然原始

但有如世外桃源般恬淡美好

(图:wiki)▼

500

在当时欧洲入侵者的眼中,这些原住民无异于野人

残酷的“黑人战争”

英国先抢在法兰西第一帝国前在岛上设置军事防哨,宣示了主权。然后又计划发展农业和畜牧业经济,往岛上输送囚犯做为免费劳动力,并开始反客为主: 用岛上的免费土地、劳动力吸引更多白人移民

一支罪犯犁地队在亚瑟港的农场开垦新土地

(图:ergo.slv.vic.gov)▼

500

不到二十年的时间里白人人口激增了近10倍,而原住民反而沦为了少数民族。岛上囚犯中男女比例是16:1;寻常白人社区中的男女比例也有6:1。

逃跑的犯人躲藏在丛林中,袭击原住民、抢劫民女。白人农庄主不但断了原住民的口粮,还用手中的武器弹药与原住民争夺岛上有限的可耕种土地,将原住民的猎场改为牧场,并且劫掠成年、未成年原住民女性为农奴、性奴。

原住民反击白人的牧羊屋

(图:nla.gov)▼

500

原住民女性与孩童日益减少,也是导致部落迅速灭绝的原因之一。

原住民人很愤怒,但手中只有杀伤力很弱的长矛、木棍,只得避免与白人正面交锋,采用偷袭策略。武装冲突了持续多年,西方人称作“黑人战争”。

相比起有着先进文明的白人侵略者

原住民的战斗方式实在是太原始了

(图:Art Gallery of South Australia)▼

500

当该岛拥有了独立行政机构后,总督乔治·阿瑟签署了一个通告:白人可恣意屠杀原住民偷袭者。

当一年之后原住民人口只剩下1/3时,阿瑟不但没有缓和他的铁血政策,反而严禁原住民在传统场地内渔猎。此外,英国财政部还拨款奖赏捉到原住民的白人。

这样的一项戒严令,无疑是在对原住民公开宣战

(图:State Library of New South Wales)▼

500

手握雄厚资金的阿瑟,将岛上所有体魄健全的白人警察、军队、老百姓、及有条件释放的犯人召集起来,他亲自指挥部署,分发武器,意图将原住民驱逐到东南角的半岛上,使他们无法逃跑。此次围剿被称作“黑人防线”,美其名曰“捍卫‘自己的’农庄”。

“黑人防线”行动地图

(图:stors.tas.gov.au)▼

500

所谓“老百姓”,其实是经验丰富的退役老兵,有的还参加过滑铁卢战役。双方武力悬殊,原住民在得到消息后,整个部落哭了一整天,不知如何应对。

除了拿起长矛来进行反抗,他们别无选择

左滑观看 图:State Library of Victoria)▼

500

白人武装白天在丛林中地毯式搜索,夜晚对原住民住所进行偷袭,还时不时地使诈,向原住民示好,将他们诱入设好的圈套中。

为了解决这些“麻烦”的原住民

白人侵略者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图:nla.gov)▼

500

在各方面力量都不对等的情况下,清剿持续了7周,最终只剩下300名原住民,阿瑟终于停手了。

看在上帝的份上,他只是期望幸存者受洗成为基督徒。原住民在冯戴门的地盘上渐渐绝迹,昔日原住民的家园彻底沦为白人的领土。

随着经济日渐繁荣,英国停止往岛上输送囚犯。1856年。该岛更名为“发现者”的名字—塔斯马尼亚岛。

1852年“冯戴门的地盘”地图

(图:nla.gov)▼

500

最后一位原住民

楚格尼尼是最后一个塔斯马尼亚原住民。

戴着传统塔斯马尼亚风格贝壳项链的楚格尼尼

(图:collections.sea.museum)▼

500

她出生在主岛东南方向一个叫做布鲁尼的小岛上。在她年幼时,她和族人在布鲁尼岛上的生活尚未受到干扰

17岁时,楚格尼尼结识了精通原住民语言的英国建筑商、传教士乔治·罗宾逊,他的任务是将所剩原住民重新安置在东北部的弗林德斯岛上。

让塔斯马尼亚土著人情况恶化的转折性人物出现

(乔治·罗宾逊 图:wiki)▼

500

从东南转移到了东北

为的就是让原住民能离开多远就多远▼

500

当时,楚格尼尼的母亲已死在海员手中、叔叔被士兵射杀、姐姐被捕猎海豹的白人掠走、伐木工人杀害了她未婚夫后又多次将她强暴

罗宾逊向楚格尼尼承诺,弗林德斯岛上有族人所需要的一切。于是,残余原住民共计百人搬到了弗林德斯岛。到达后才发现,这里淡水、食物、医疗资源缺乏,再加上传染病的侵袭,许多她的族人都在恶劣的环境下死去,活着的人越来越少。

很会画饼的罗宾逊,答应的都没做到

(图:National Gallery of Australia)▼

500

弗林德斯岛上的原住民居住所

根本就是一片荒芜

(图:Allport Library and Museum of Fine Arts)▼

500

后来,罗宾逊到了澳洲大陆,担任新成立的原住民保护协会的主席,这个协会旨在“保护”、同化、教育原住民。楚格尼尼也到了大陆南部的飞利浦港,期间她与当地库林部落的一男子成婚并育有一女。

但白人并没有放过她,他们一群人遭当局追捕,部落还不得不藏起她的女儿。在一次追捕中,她头部中弹,所幸被解救,但两名成员被捕,被送上绞刑架。被捕后,她与46名族人被当局转送到塔斯东南部的牡蛎湾。

牡蛎湾的塔斯马尼亚原住民

(图:National Gallery of Australia)▼

500

牡蛎湾原住民站的生活(图:wiki)▼

500

随着时间的推移,幸存者越来越少。在这段时间,楚格尼尼嫁给了同族的男子威廉。

1869年,威廉去世。当时的英国科学家认为,塔斯马尼亚人是从猿到人的过渡物种,因此从他们的身体构造中可以解开进化的密码。

威廉被认为是最后一个“纯种”男性塔斯马尼亚原住民

(图:utas.edu)▼

500

于是,威廉的墓被刨坟,头盖骨被揭开、身体被肢解。不同的肢体和器官分别被不同的白人拿去研究,就连皮也被剥下收藏。

楚格尼尼目睹了这一切,她不忍自己的丈夫的遗体被如此作践,但她无能为力。更让她恐惧的是,她害怕自己死后也会面临这样的命运。

楚格尼尼与她的种族

所求不过是被当做“人”来看待

(图:Allport Library and Museum of Fine Arts)▼

500

她苦苦哀求当局,将她的骨灰撒在布鲁尼岛和塔斯中间的海峡中,千万不要解剖肢解她。当时,确实有白人答应了她,这让她惴惴不安的内心稍微得到了一点安慰。

几年后,她便成了唯一幸存的族人,又被送到首府霍巴特。谁也不知道这几年她是怎么度过的,是否也会回忆当年人丁兴旺的塔斯马尼亚族人。

晚年的楚格尼尼,该是多么的孤独

(图:National Gallery of Australia)▼

500

然而,她的母语没人能听懂,没有人能跟她分享部落里的旧事,那些祖先故事、神话传说没有人能倾听。她的周边,都是拿她当低等动物的白人。他们想要从她身上进行研究、实验。

1876年,楚格尼尼离世。她死后,并无人理会她的意愿。她的遗骸被塔斯马尼亚皇家协会挖出,被解剖、展览

(图:causticsodapodcast)▼

500

直到她死去的100年后,她的遗愿才得以实现,遗骨终于被火化并洒在故乡的海峡中。2002年她的头发和皮肤又在伦敦英国皇家外科医学院被发现。在塔斯马尼亚原住民中心的交涉下,她的遗骸最终返回故土并得到安葬

她的灵魂也终于得以在这座小岛上得到安息

(岛上的纪念碑 图:壹图网)▼

500

历史学家对塔斯原住民的话题一直争论不绝。有人认为“塔斯马尼亚战争”的说法比“黑人战争”更为贴切,甚至应直接定性为种族灭绝;而有的人则认为整个事件都是编撰、夸张出来的。

不管此事件编撰与否

楚格尼尼的故事就在那里

(图:Chris Grosz)▼

500

相关历史资料都来源于当时的白人杂志、期刊、日志,在这些资料中,原住民被称为野人、土匪,而白人进行的是正当防卫,所以最后悲剧的结果并不是他们的错。

如今,塔岛上有的原住民是白皮肤、蓝眼睛,他们是当年白人强暴原住民女性的后代,据称有几万人。相比较之下,那些遗传了黑皮肤的混血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因其“没有历史、文化、和未来”而受到歧视。至今澳大利亚政府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些有原住民血统的人们。

对于这段无法抹去的历史

澳大利亚政府要做的还有很多

(图:Simon Cuthbert)▼

500

过去几百年,人类文明进程发展在一个弱肉强食的阶段,以致弱小民族“无”文化。如今,全球已进入后殖民时代,仍然有越来越多的传统文化被淹没在消费主义、城市化、工业化、全球化的洪流中。维持自己文化的独特性,是对

站务

  • 观网评论4月爆款文章↓

    4月初,美国财长耶伦访华,一时间“中国产能过剩论”被炒作起来,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陈经从“三个美国女人”的独特角度,阐释了中国产能包括新能源产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还对美国政......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