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上班不上学只上香有用吗

据中国媒体报道,旅游网站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寺庙相关景区门票订单量同比增长三倍多,2月以来“90后”“00后”的年轻人更是占到了预订门票人群的一半左右。

据说不上学、不上班、只上香流行起来了。为了这事,《新京报》和《北京日报》还打起来了。

其实这么说也不确切,年轻人烧香拜佛的多了,上香许愿的多了,但班还是在上,学还是在上,实际上上香许愿常常是为了上班、上学的事,因为上不了理想的班,上不了理想的学,希望神佛能帮一把忙。但神佛真是帮不了忙。所以《新京报》指责年轻人靠求神拜佛是误入歧途,《北京日报》指责与其上纲上线、不如关心年轻人在忧虑什么。都对。

宗教有其作用,但把宗教作为世俗利益的拐棍,甚至希望“买通”神佛以求帮忙,就和“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个意思了。佛教是出世的,不是功利的。信佛、拜佛不是为了升官发财、封妻荫子,而是为了尘世之外的道和法。这其实对所有宗教都是一样的。各家或许都有“信我得福”的说法,但最终目的都是出世的,而不是为了尘世利益。

现在年轻人的上香许愿显然不以出世为目的。所以,真要说起来,神佛还未必帮你,因为你并不是在真信,你一点都放不下尘世的臭皮囊,只是在“借佛揽利”。佛不会拦着你,但也不会真帮你。你的佛心佛性才是佛在意的,不是你的工资、学位和社会地位。

确实应该关心年轻人关心的事情,理解年轻人焦虑的事情。初入社会压力大,需要解压。但实事求是地说,这些焦虑不是现在的年轻人特有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年轻人的这些焦虑。活着甚至死去的中老年人都年轻过,都有过这样的焦虑。如果年轻人只是为了解压,爱怎么解接着解,关键是不能解得没完没了,解完了,甚至还没解完,该干嘛还得干嘛。

其实谁都焦虑。孩子焦虑,小升初、中考、高考哪一样不焦虑,自己糊里糊涂,天天被父母追在屁股后面,不焦虑也焦虑了。年轻人焦虑,深造,入职,成家,立业,这是当前上香许愿的主体。中年人更焦虑,上有老,下有小,孩子的未来还没有着落,父母倒是已经老迈,需要照顾了。老年人也焦虑,看着儿孙的焦虑,自己帮不上忙,又怕添乱,人生的前路也越来越短,同样焦虑。

谁都需要解压,谁都需要安慰。但谁都一样,最终还是该干嘛还干嘛。

谁也都可以批评。可以批评孩子不知天高地厚,不知柴米油盐贵;可以批评年轻人只知道抱怨,不知道进取;可以批评中年人高高在上,充满爹味;可以批评老年人沉迷过去的好时光,不知今日疾苦。

这些批评都不全面,都缺乏建设性,其实也都是自有人类以来的老生常谈。只是每一代人都只看到眼前,觉得自己的忧虑和烦恼是独特的。没错,每一个时代的忧虑和烦恼都有时代的特征,但在本质上是一样的,每一代人实际上都有差不多的烦恼。中年人、老年人“看不惯”年轻人,他们当年也是被“看不惯”的对象,也是出于差不多的理由。但他们也都是“过来人”,明白再高的坎,也是走得过来的。他们的“高高在上”,正是因为他们已经爬上这个高坎了,回望还在坎下的年轻人的时候,自然而然就居高临下了。他们的苦口婆心,只是想说明这个道理。。

常有人说改开之前就没有这个那个问题,但他们回避了改开之前有更多其他问题。这是没人愿意回到改开之前的根本原因。这和结婚一样,对象是一个整体,结婚不能只和对象身上中意部分结婚,而是和对象的整体。人生活在社会中,不能只接受社会的一部分,而必须接受社会的整体。

这也和结婚一样:夫妻两人是互相磨合的。和睦的夫妻结婚几十年后,两人的性格、处事其实都会改变,都在趋同。人与社会也是一样,为人处事几十年后,社会在改变人,人也在改变社会。每一个人的力量貌似很小,但社会的人合起来力量是很大的。今天的中国社会与40年前非常不同了。

这还和结婚一样:积极参与,积极互动,求同存异,趋同共进,这才有健康人生。在婚姻中,一味坚持对方迁就自己,基本上都是一拍两散。在社会上,一味坚持社会迁就自己,基本上是被社会单向抛弃。毕竟单个的人与社会的“结婚”还真不是“平等的结合”。

回到年轻人的忧虑。改开之前,年轻人没有上学的烦恼,因为根本没有这个机会。工农兵学员与高考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提干也与今天很不一样。入职有国家包分配,但也是彻底的螺丝钉,要你去哪里,那里就是你的坑,想跳很好,不想跳,根本没有自谋生路的选择。很多人都知道我,我是77级的,恢复高考后第一批,我们自己戏称黄埔一期。我们都是包分配的,77级还得天独厚,分配时的选择比后来还在包分配的年代更好。但我的同学里,还留在当年分配单位的凤毛麟角,大部分早就跳槽了。这说明分配并不带来理想工作。

恋爱结婚是另一个问题,且不说卿卿我我与“生活作风问题”之间不明不白的界限,尤其是和已婚人士之间两情相悦,离婚再婚都不完全是“你”的选择,分房就是一大难关。这么说吧,当年单位分房是比今天入职大厂还要艰难的事。事事需要介绍信的日子也是今天难以想象的。没错,结婚也需要单位介绍信。

据说“句句不谈薪资,条条不离奉献;桩桩不谈好处,事事皆讲境界,”是如今年轻人对“官方舆论”的不满的总结。年轻人也是成年人。成年人最大的特点是对自己的人生负责,年轻人更不能要求父母、社会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你可以句句谈薪资,条条离奉献,桩桩谈好处,事事避境界,然后你还是得对自己负责,不因为你的谈薪资、离奉献、谈好处、避境界而社会就俯首帖耳了。然后呢?

有人惦记鲁迅,自诩孔乙己,但鲁迅写下了孔乙己,鲁迅从来不做孔乙己,这一点千万不要搞错了!

今天的社会有很多不完美的地方。“上香不用985、上香不卡35岁、上香不问你是否已婚已育。”这是借上香在集中反映当今职场的不合理现象,其中一些事确实需要舆论和法律上的保障。

名校是起点,不是终点,关键还是要看能力。另一方面,985一年才多少毕业生?77级的时候,教育部有28所重点高校,每校年入学也就一两千。加上部属重点高校,全国一年也就十来万毕业生。加上非重点,也就二三十万。现在每年近千万,要都等着好工作敲上门来召唤,那是不可能的。

同时,中国每年新增就业的数量比当年要大得多,机会也多得多。天上掉下来的机会少,自己创造的机会更多。985说到底,还是创造机会的能力“理应”更强,所以才受到更大的重视。但是最后机会还是要靠你自己创造,985并不垄断。谁都盯着这“顶尖5%”的就业,那是无解的问题。这好比抱怨为什么没人把蓝筹股的IPO价留给你一点一样。

35岁线是不合理的,应该在法律上禁绝年龄歧视,对于明里暗里实行年龄歧视的企业事业单位,用法律制裁确保不至于有敢再犯的。性别也是一样。除了工作上要求生孩子(有这样的工作吗?),除非有明确的在法庭上都站得住脚的理由,在招聘广告和实践里划年龄线和性别要求的首先开刀。

另一方面,年资与能力应该正相关,如果高年资但只有做入门工作的能力,被优胜劣汰就不能抱怨社会。这不是说企业事业单位可以因为你36岁了而另一个24岁的人能干你的工作就有理由把你解雇。如果你的工作能力和待遇与24岁的一样,45岁也必须受反年龄歧视法律的保护。但你因为年龄高就要求高待遇,而工作上与年轻、待遇低的员工拉不开差距,这就是你的问题了。家里负担重等等值得同情,但说到底,这是你的问题,不是公司的问题。

已婚已育更是不能作为入职条件。首先,这根本不是用人单位该问的问题。用的是本人,不是配偶,更不是孩子。如果这人工作能力不行,因为家庭影响工作,该怎么办还怎么办。否则,作为闲聊话题是拉家常,作为入职条件应该在法律上禁止。

据说年轻人中现在有向更高学历卷的趋势,这不解决问题。这只是推迟了人生选择,还在同时压缩了选择的窗口,不管是择业时机还是专业选择。985、211毕业生做保姆、送外卖也没有什么天崩地裂的,博士硕士做保姆、送外卖都没有什么大逆不道的。“学历投资”那么多,回报不如预期,这是投资不当的问题,别怨社会。

鲁迅学医,最后拿起了笔杆子,在今天就是个写网文的。鲁迅愤世嫉俗,但从未沉迷于发泄。发泄是自我的,唤醒才是社会责任。这一点也是要分清的。做一呼还是做百应,这是有差别的。

回到上香,“早起上完香不耽误坐地铁搬砖,谁还不是一边祈福一边奋斗?”这当然是可以的。谁都有困惑的时候,谁都希望有“神力”帮忙。即使在顺境中,也不可能有人推开“神力”帮忙,只是需求不那么急切而已。在困惑中,要紧的是找到走出来的方向。别人只能提供建议,听或者不听都是你的选择,走还是要靠你自己。这又和婚姻一样,各种爱情婚恋葵花宝典都顶不上你对相爱的人的真心表白和用实际行动表明真情。更要紧的是,不要沉迷在困惑中,别来“我困惑我有理”。

但有人真心潜心佛性佛心呢?那也很好。佛系也是人生的一种方式,但佛要的是真心向佛,而不是因为回避尘世才遁入佛门,那只是留恋尘世而不可得。

拒绝鸡汤没问题,但不可能因为你拒绝了鸡汤,社会就一定要奉上罗宋汤。世道不是这样运转的。只有孩子才有权哭喊着要糖吃,但孩子是没有选择权的;成年人有选择权,但必须挣糖吃。不管是幸事还是祸事,年轻人已经长大为成年人了,也必须走出孩子心态了。不上班不上学只上香没用,成年人如果连这一点都认识不到,那就在心智上不够格了,被灌鸡汤都是客气的,没灌辣椒水就不错了。

站务

  • 观网评论4月爆款文章↓

    4月初,美国财长耶伦访华,一时间“中国产能过剩论”被炒作起来,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陈经从“三个美国女人”的独特角度,阐释了中国产能包括新能源产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还对美国政......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