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村扶贫干部都是县城老师,每次都是上面有要求填表了才会来

【本文来自《说一说我见过的,五十年代的领导干部,是怎样搞调查研究的》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我谨叙述下我接触的扶贫干部,只是我所在地的情况,以小见大以点带面见微知著也好,一叶障目管中窥豹以偏概全也罢,只是叙述实际情况。

我村扶贫干部都是县城里的老师,无事不登三宝殿每次都是上面有要求填表了才会来,乡里出现过来过两次找不对家门、不知道户主姓啥、最后大检查前突击进门交代如何说、对接户只见过一次帮扶人员的情况。

填的那张情况表格特别大比两张A4纸还大,内容也很丰富,但基本都是一问一答自己不去实际看看,问的时候也很有“技巧”,举个例子,调查表里有一项是自来水饮用水是否安全,就我村情况,都修了3个水塔换了2次管道了,结果呢?时不时停水,时不时坏,最后结果是家家户户都打了井,是所有的户都打了井!!国家拨款白花了。

然后就这人家默认打勾,还有的家水滑溜溜的,调查干部也不喝一口说没事直接打勾。每次来都特别着急,他们老师打一辆车过来,火急火燎地问完就走,字多的就手机拍照说回去再填,我们对他们没有一点信任,他们对我们也当完成任务。

2020大检查完成后,没有一对帮扶人员和村里还有联系。小康在我们那就是2020年到了该实现小康了,发展成什么样,这个样就是小康,先射箭后画靶。仅单个人单个地区意见,不具代表性。

站务

  • 观网评论4月爆款文章↓

    4月初,美国财长耶伦访华,一时间“中国产能过剩论”被炒作起来,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陈经从“三个美国女人”的独特角度,阐释了中国产能包括新能源产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还对美国政......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