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闯过疫情是道难题,但不搞老百姓身心无法承受的长时间封控应当是坚决的底线

老胡住的楼在封控5天后于今天凌晨解封了。我上午走上小区外更加安静的街道,然后开车向同样更安静的CBD周边跑了一段,真有点物是人非的伤感,很是心疼这座城市,也为我们社会正在经历的很多事情难过。

昨晚发生的互联网舆论海啸我们都看见了,其背后涌动的民众呼声和情绪应当受到高度重视。我们的社会如今像是被疫情绊住了,但我们必须走出去。我住的楼栋能够按时解封,这让我欣慰,虽然我们小区里旁边的一栋楼在昨天夜里最新进入了封控,但我们小区保持了开放。至少我们相信了北京市的管控是临时的,社区解除封控的规则是管用的,这在困顿中给了居民们一些希望。

昨天夜里看到疑似北京天通苑一社区里几名工作人员谋划如何用对不服从的居民使用威胁手段,真是非常气愤。那样的工作人员应该受到处理。

幸运的是,那样的工作人员没让我们的社区摊上,封控5天,老胡足不出户,但是楼里上门做核酸的医护人员和把外卖从楼下送上来的志愿者我觉得人都挺好的。我也相信大多数基层社区人员都很辛苦,值得尊敬,希望他们的名声不让少数品德差的人毁掉。

老胡是解封了,希望北京市其他临时封控的楼栋也都能按时解封,能够做到这一点,人们对临时封控的恐惧就会小很多。封控小区尤其要审慎,确有必要封的需按照承诺在几天内速战速决,说三天的就三天,尽量不要拖延。扩展到全国,真心希望准确落实二十条,慎搞大范围封控,坚决杜绝超长时间的大规模封控。如何闯过疫情是我们面对的一道难题,但是不搞老百姓身心无法承受的长时间大规模封控应当是坚决的前提和底线。

各地政府与人民群众无疑是利益共同体,这个时候一定要维护、促进官民之间的信任,真正做到众志成城。要坚决避免因为官僚主义的层层加码加剧民众的困顿,导致官民隔阂,要让全过程民主在这个困难的时候发挥出应有作用,让民众的愿望受到尊重,把抗疫中的社会真正拧成一股绳。我们一定能够逐渐回到正常生活中去,各地政府需要用实际行动把这个信心还给大众。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