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2.4亿“大罚单”背后,两家企业的IPO造假谜团

文 | 芝麻糊

成立三年的科创板,开出了首张大罚单。

近日,两家科创板公司泽达易盛(天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泽达易盛)、广东紫晶信息存储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晶存储)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以及上交所监管函。

根据《事先告知书》认定情况,两家企业因在IPO文件中隐瞒重要事实、编造重大虚假内容,在被处以罚款的同时,根据科创板上市准则,两家公司或被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财经无忌粗略计算,两家企业及相关高管合计被罚超2.4亿元。

目前,泽达易盛(688555.SH)公司股票已由“泽达易盛”变更为“*ST泽达”。而另一边的紫晶存储(688086.SH),早在今年5月就“披星戴帽”,走到退市边缘。

科创板开板三年来,共跑出了439家定位为“硬科技”的企业,IPO融资金额超6400亿元,而泽达易盛和紫晶存储或将成为首批退市公司。

据了解,助力紫晶存储上市的保荐机构为中信建投,泽达易盛背后的则为东兴证券。如此大规模的IPO造假,作为“看门人”的保荐机构竟然“毫无察觉”,是否做到“勤勉尽职”,也是市场关注的重点。

而针对投资者权益,有维权律师表示,投资者应注意索赔时效,尽早通过证券诉讼索赔,挽回部分投资损失。

造假手法类似,全靠“财技”

区别于此刻的处境,紫晶存储与泽达易盛在上市前后都有过短暂的“高光时刻”。

顶着“光存储第一股”的紫晶存储创立于2010年,其主营业务为光存储介质、光存储设备,以及基于光存储技术的数据智能分层存储及信息技术解决方案,其直接客户包括了系统集成商、数据中心运营商、电信运营商等。

2020年,紫晶存储在科创板首发上市。在IPO前,紫晶存储总计融资5轮,得到了格力集团旗下的横琴金投、盛万投资等机构的“站台”。

500

泽达易盛则成立于2003年,主要从事信息化业务,一开始从事医药流通信息业务,为医药企业搭建监管系统,随后其业务延伸至智慧政务、农业信息化等,于2020年6月在科创板上市。

尽管所处赛道不同,但这两家上市均未满三年的公司其财务造假手法极为类似—— 都通过虚拟合同等方式提高营收与利润。

未上市前,在2016年至2019年,泽达易盛通过公司或全资子公司浙江金淳与苏州泽达通过签订虚假合同、开展虚假业务等方式,三年间年累计虚增营业收入3.42亿元,虚增利润达1.87亿元。

上市后,泽达易盛也并未收手,其2020年、2021年年报均存在财务造假行为,两年虚增营收共计2.23亿元,虚增利润达1.09亿元。

而紫晶存储则是涉嫌长期与深圳宇维、深圳富宏华、南京叠嘉、湖北神狐等通过虚构销售合同、伪造物流单据等方式虚增营业收入、利润,2017年至2020年,四年间累计虚增营收为7.64亿元,虚增利润达3.75亿元。

不难发现,财务造假能“上瘾”,但“画皮”之下,两家企业的基本面依旧难掩颓态。

2020年至2021年,紫晶存储营收从4.91亿元降至4.58亿元,同比下降6.69%,净利方面则由盈转亏,2021年,紫晶存储归母净亏1.16亿元,同比下降251.45%。

500

另一边的泽达易盛也陷入了“增收不增利”的困境,2020年至2021年,其归母净利同比下降42.93%。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都是财务造假,两家企业的“财技”却不尽相同。

泽达易盛的方式是“虚增资产”。通过买基金然后再把钱转回相关关联方或隐形关键方,虚构完整交易。

以2017年为例,泽达易盛及其子公司浙江金淳,先后买入杭商资产基金产品,金额总计达1亿元,但都将钱转入了相关关联方。

•泽达易盛买入杭商资产5000万元私募基金产品,资金经杭商资产实际转入泽达易盛关联方。

•泽达易盛与杭商资产签订《杭商望山2号私募基金》基金合同,金额3000万元,实际转入未披露的关联方浙江睿信。

•浙江金淳与杭商资产签订《杭商望山2号私募基金》基金合同,金额2000万元,实际转入关联方杭州星宙。

随后几年里,大笔理财的动作终于引发了监管层的注意。

去年12月,泽达易盛与其子公司鑫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签署50亿元委托理财合同,此次资产管理的投资理财额度再次超出了市场的想象。

500

监管层也因此要求泽达易盛“自查并披露自上市以来的对外投资、委托理财,以及所履行的决策程序及信息披露情况,并说明是否存在未按规定决策及披露的情况。”

而紫晶存储则是以“担保大法”,将虚拟收入 “转” 出去。

2016年至2021年末,紫晶存储违规担保金额总计达7.58亿元,2021年末对外担保金额占当期净资产比例达到了22.46%。

从上述两家企业的造假行为来看,其均为有长期规划的“大工程”,且较为隐蔽。

事发早有“信号”,监管层连续问询

事实上,上述两家企业“东窗事发”,其实早有迹象。

财经无忌梳理发现,泽达易盛与紫晶存储自上市以来,就受到监管部门与市场的高度关注。

早在上市前,泽达易盛与紫晶存储闯关IPO就尤为艰难。针对招股书,上述两家企业都曾连续收到上交所五轮问询。

500

以泽达易盛为例,上交所曾要求其对“毛利率逐年下滑”、“非保本非保收益理财产品的具体情况”“‘医药健康产业链的信息化服务’的业务定位是否准确”等相关问题做出回复。

除此之外,两家公司上市以后也均被审计机构出具过“非标”审计报告。

所谓的“非标”审计报告,其实是由于审计师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导致其无法发表意见。

有业内人士曾指出,非标准审计意见可以及时揭示上市公司存在的风险,给投资者提供了有效的风险规避参考。

2022年4月,泽达易盛发布2021年年报,因存在部分财务数据无法查清的情况,审计机构出具了包括“带强调事段保留意见”的年度审计报告及否定意见的内部控制审计报告等非标报告。

无独有偶,针对紫晶存储的2020年财报,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作为也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这也是科创板首家被出具“非标”审计意见的公司。

财经无忌梳理发现,在上述两家企业的投资互动平台上,部分投资者也对企业存在的风险持续追问。

泽达易盛开的一位投资者表示,在2022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网络投出的反对票有他一份。原因在于“公司与投资者沟通太少,有意隐藏相关消息。”

500

图片来源:wind

美国证监会前主席阿瑟·利维特在《数字游戏》曾有这样一句话:“如果一个公司未能向投资者提供关于它过去、现状和未来有意义的披露,一种危害性的模式必定出现。”

种种信号似乎都在印证,“热衷造假”的泽达易盛与紫晶存储的命运早已提前写好了。

余波扩散,保荐机构与中小股民何去何从?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话题是,作为“看门人”的中介机构对造假行为竟然“毫无察觉”,它们是否做到“勤勉尽职”,这同样也是市场关注的重点。

据了解,助力紫晶存储上市的保荐机构为中信建投,泽达易盛背后的“看门人”则为东兴证券。

公开资料显示,紫晶存储保荐代表人是中信建投的刘能清与邱荣辉,两人都是中信建投的“老人”。刘能清在中信建投的工龄近九年,邱荣辉在中信建投已超14年,二人共同参与的IPO项目有清源股份、光莆股份,服务企业包括证通电子、中信通讯等。

从企业背景看,紫晶存储所在的存储产业是两人保荐生涯中不多的项目。

今年4月,刘能清与邱荣辉因紫晶存储被上交所监管警示与批评,二人收到“罚单”时,则将责任推给紫晶存储董事长郑穆。

500

“本次违规担保系公司时任董事长(郑穆)在知悉内部控制制度和信息披露要求的情况下,主观上蓄意组织、串谋、绕开公司内部控制制度和信息要求并刻意隐瞒,保荐代表人常规核查手段失效。”

东兴证券2名保荐代表人同样在今年8月被交易所予以监管警示。

除了中介机构,“踩雷”股民又将何去何从?

截至2022年Q3,上述两家企业股东户数总计达18890户。而针对投资者权益,有维权律师表示,投资者应注意索赔时效,尽早通过证券诉讼索赔,挽回部分投资损失。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