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年前又两次再去重庆,朋友相聚也不再有光膀子吃火锅那种豪情了

【本文来自《当代重庆人有一部分坚持无论如何在文化上,重庆还属于四川,但另一部分认为要分开》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 广大如海
  • 重庆直辖前是四川最大的工业城市,上缴利润很多,可四川又是农业大省,穷地方多,很多时候顾不上重庆,重庆的意见很大。当年肖秧当重庆市长时说要向省里多要钱,可当了省长就对重庆说要多理解。没办法,当家才知柴米贵嘛。直辖后重庆憋了一囗气要好好发展给成都看,所以有些过头的事也正常。比如担担面改成重庆小面(还风靡全国,其实就是我们从小吃大的担担面),巴蜀改成巴渝等等,我们笑称“去川化”。这两年心平气和又共谋成渝融合发展了,其实成渝本就是一体,一个在川西,联通云藏青甘陕,一个在川东联通贵鄂豫湘。成渝高铁一小时到达,真的应该融合发展共创美好。

早年川菜系列名食之一确实是重庆火锅,以麻辣闻名。四川风味,成都是辣,重庆是麻辣,俱得益于香辣油润的四川海椒和四川花椒。没有海椒的辣味菜都是“改良派”川菜。

江南有涮锅,但不叫火锅,而是预先有各种荤素食材紫铜暖锅,这些食材吃完了才开涮。

那年大暑天,川东洪灾+华莹山塌方泥石流淹没一家三线军工厂时,赴重庆采访8天,不少县堤坝垮、公路断,到长寿县都要闷在长途汽车中十几小时,县城限时供水。

在重庆时住在城门口外的市招待所,市委市政府也在城门口外附近,与肖秧书记随心谈过时局。

慕重庆火锅热辣之名,一天中午短裤、光膀子、头扎毛巾、脚穿拖鞋,顶着大太阳,去城门口里火锅一条街吃火锅。与街上所有男子一样,从头到脚汗如泉涌,毛巾不断绞汗,拖鞋都打滑。但那个酣畅淋漓、豪情万丈,至今回味无穷。

十多年前又两次再去重庆,那个有棵大树的城门口公交站已找不到了。朋友相聚也不再有光膀子吃火锅那种豪情了,只大谈解放牌。环顾市区,宁无一人是猛男?!郁闷!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