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印度内政窘境将继续影响其外交走向

点击立即阅读全文:评论 | 印度内政窘境将继续影响其外交走向

500

印度总理莫迪近期遇到的麻烦事不少。

11月19日,莫迪宣布废除三部农业改革法,标志着持续一年的印度农业改革宣告失败。大批农民仍聚集在德里周边抗议,并表示抗议活动会一直延续到农业法案正式废除为止。

持续多日的严重空气污染仍笼罩着印度多个北部城市。德里的学校自11月13日起停课,市政府已禁止建筑行业施工,并要求政府雇员在家工作。空气质量恶化导致冬季呼吸系统疾病高发。

印度国家疾病控制中心预计,新德里冬季每日新增新冠确诊病例将达1.5万例。因为应对疫情不力,莫迪的支持率在今年9月他71岁生日之际跌至24%,为上任以来的最低点。

失业率居高不下,农村地区尤甚。国际信贷评级机构惠誉国际11月16日评定印度主权信用前景展望为“负面”。

500

图源网络

“莫迪政府正在遭遇‘执政危机’——这个‘执政危机’需要打上引号。”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研究所副所长王世达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方面,自2019年印度大选后,莫迪领导的执政党人民党继续在议会下院人民院占据超半数议席,控制着超过20个地方邦,就地方执政而言仍是印度最强政党。另一方面,莫迪政府在2014年至2019年第一任期内轰轰烈烈的经济改革没有实现预期目标。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后,印度经济社会发展情况变得更加糟糕,导致莫迪政府第二任期的执政压力和挑战不断增大。

莫迪11月19日向全国发表讲话宣布废除三部农业法时,还向农民致歉,不少媒体用“意外”“罕见”等字眼报道莫迪的此番“示弱”“服软”的姿态。英国《卫报》称,从2016年起实施的“废钞”政策一度令印度经济窒息,莫迪并未为此道歉。2019年,印度单方面剥夺克什米尔地区的半自治地位,并强硬地派出数十万军队实施持续镇压。2016年年底印度通过“排除穆斯林”公民法,数百万人走上街头抗议,莫迪没有退缩。今年4月印度面对灾难性的疫情反弹,莫迪也没有为政府失误作出任何解释。分析普遍认为,在农民抗议已持续一年多的背景下,莫迪突然“服软”,最主要的考量是,明年年初包括北方邦在内多个地方邦将举行地方议会选举。

王世达分析说,印度选举圈素有“得北方邦者得天下”的说法。人口超过2亿的北方邦是印度人口最多的邦,北方邦在人民院拥有80个议席,占人民院全部545个议席的约15%。北方邦是农业邦,农民也是印度最大的投票群体。因此莫迪在此时废除具有争议的三部农业法,可以暂时平息农民的情绪,为自己赢得喘息机会。

2020年9月20日,印度议会上院联邦院通过《2020农民(授权和保护)价格保证协议和农业服务法案》《2020农产品贸易和商业(促进和便利)法案》和《2020年基本商品(修正)法案》,意在将更多市场因素引进农村,允许农民直接向私人买家出售农产品。但这引起了旁遮普邦等多个农业大省的农民和印度反对党人士的强烈反对。抗议者担忧,这些法案将破坏现行“最低支持价格”(MSP)体系,使农民受到大企业的摆布。

在王世达看来,印度一段时间以来的国内混乱,暴露出其长期存在的三大系统性缺陷。

首先,选举政治极大地拖累了印度人民党的执政决心。农业改革、疫情防控等政策的背后,均有浓重的政治化、宗教化和意识形态化因素。

其次,印度经济先天不足。与很多国家在实现独立过程中经历过相对彻底的经济社会革命不同,印度是通过“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为其在二战后独立奠定基础的。这种谋求独立的方式一度因流血少而为人们津津乐道,但是,民族民主运动的不彻底性,导致大量封建买办经济等元素留存下来。印度至今仍大量存在封建土地所有制现象,大量农民没有自己的土地。

此外,种姓制度束缚着各阶层谋求发展的积极性,进而阻碍了印度将庞大人口数量真正转化为人口红利。莫迪不止一次豪言“2030年前将印度发展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如今,制度因素叠加疫情冲击,莫迪的“印度梦”不断遭受重击。

不过,在王世达看来,鉴于目前印度主要反对党并没有展现出利用人民党政策失误的能力,或者在凝聚民心等方面有更好表现,因此,莫迪政府遭遇的“执政危机”短时间内暂时没有对其领导地位构成严重威胁。

也有分析人士指出,为维持政权,接下来,莫迪政府可能会在推广社会福利、推进基础设施建设、炒作族群冲突上做文章。王世达认为,莫迪政府或将加强煽动印度教民族主义,加大打“宗教牌”和“意识形态牌”的力度。

莫迪上台以来,印度教民族主义高涨。印度历史学家阿迪蒂亚·穆克吉曾公开表示过忧虑,“国父尼赫鲁曾经说过,如果印度出现法西斯主义,那么最可能的表现形态就是‘印度教徒的多数主义’。不幸的是,尼赫鲁的预言正变为现实。”

印度前外长萨尔曼·库尔希德在近期出版的新书中,将莫迪领导下的印度教民族主义比作“宗教极端组织”,一度引燃舆论风暴。隶属美国联邦政府部门的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今年4月曾发布报告称,印度政府虐待少数宗教团体,要求将印度列为“特别关注国家”。

尽管印度教民族主义思潮主要流行于内部,并为印度社会带来新的族群纷争,但它也在潜移默化中塑造着印度的对外政策。2020年以来,印度与中国、尼泊尔、巴基斯坦、斯里兰卡等多个邻国出现边境摩擦。

在此背景下,应如何看待中印边境问题?王世达表示,中印两国政治生态截然不同,中方在讨论中印边境问题时,必须充分考虑印度的内政问题。印度也确曾数次试图通过边境冲突煽动民众情绪,转移民众关注国内问题的视线。 

本文转载自“中国青年报”客户端2021年11月26日文章

文章原标题为《印度内政窘境将继续影响其外交走向》

本文来源于《中国青年报》2021年11月26日07版

作者为马子倩

本期编辑:穆祎璠 代思佳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