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又想废掉安理会一票否决权,真是人见人厌!

  铁打的联合国安理会,流水的非常任理事国。七十多年来,不变的是《联合国宪章》和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

  然而,呼吁联合国机构改革的声音似乎一年比一年大,矛头直指安理会“一票否决权”。

  一些“刁民”总是打着机构改革旗号,煽动其它村民推倒村委会。用“刁民”来形容虽然不大恰当,不过也没有其它什么词语更加通俗易懂。

  “刁民”分两种:

  一、分瓜派。想扩大常任理事国席位以及一票否决权,代表有印度、日本、德国、南非等;

  二、掀桌派。它也不指望常任席位,一心只想废掉一票否决权,大家都没有特权,那就扯平了。

500

  土耳其就属于第二种--掀桌派,2017、2018、2019年,它一直在鼓动别国跟它一起闹。

  10月19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到非洲访问,又重提此事,想得到非洲支持。他在安哥拉议会演讲时说,“我们认为,人类命运不能也不应当由一小撮二战胜利国摆布。”

  二战胜利国,居然在埃尔多安嘴里成了“一小撮”。

  他接着说,“(安理会)顽固地想保持战后格局,但世界不只是五个国家(美国、中国、俄罗斯、英国、法国),忽视改变的必要性是对非洲和像安哥拉这样强大的国家的不公平。土耳其不接受西方秉持东方主义对非洲大陆的看法,我们视非洲所有人民为朋友。”

  他最后说,联合国安理会无权决定人类命运,土耳其正在与世界政治体系中的不公平作斗争。

  埃尔多安野心不小,还给非洲国家戴高帽,开始挑拨离间了。

  在安哥拉议会称其为强大的国家,这种恭维听起来更像是讽刺,安哥拉方面并没有响应埃尔多安。

  埃尔多安还将访问多哥和尼日利亚,继续煽动非洲国家。

  其实埃尔多安是在公然挑战《联合国宪章》,而且还偷换概念,安理会的职责并不是他说的“决定人类命运”,而是维护世界基本秩序。

  一票否决权并不是最好的集体安全机制,但它能避免最坏的结果。七十多年,人类也找不到更合理的机制。

  一票否决权毫无疑问是一种特权,然而,人类历史发展过程证明,只有大国、强国才能裁决中小国家的纠纷,而中小国家无法裁决大国纠纷。联合国就是基于这种现实,才赋予了五大国一票否决权。

  目前,五大国里面只有俄罗斯对埃尔多安的挑衅言论进行了回应。

  普京的发言人佩斯科夫评论埃尔多安“一小撮”说法时表示,“俄罗斯始终是遵守《联合国宪章》的国家,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俄罗斯指出了问题本质,土耳其这是想推翻《联合国宪章》。

  如果《联合国宪章》被推翻,小国得到的是民主和公平吗?恰恰相反,只会遭到伤害。

  想废掉安理会一票否决权的人,并非埃尔多安一个人,上一个是卡扎菲。

  2001年10月31日在第56届联大上,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的代表阿迈尔,在会议上公开指责安理会一票否决权破坏了民主价值观。

  卡扎菲呼吁建立一个更民主、更具广泛代表性的安理会,并说常任理事国的一票否决权已经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利比亚被暴打,安理会讨论1973号决议时(2011年3月17日顺利通过,决定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没有一个大国动用否决权,卡大佐含笑归土。

  当时,卡大佐是多么希望有一张否决票阻止设立“禁飞区”。晚了,你不是要民主价值观吗,你不是说一票否决权已经失去存在意义吗,这下满意了?

500

  卡大佐的坟头草青了又黄、黄了又青,看来埃尔多安已经忘了卡大佐。

  利比亚反对一票否决权的理由,跟土耳其一样,看来起正义无比---民主决策,反对特权。

  但在变幻莫测的国际局势中,特权与民主是互为辩证关系,民主表决与权力集中不能分割。保持五大善人特权是集中,设立十个非常任理事国席位是民主,如果只倾向于某一端,都会破坏《联合国宪章》精神。

  但埃尔多安这几年极力传播他的“得不到它,就毁灭它”的话术,也不是没有收效,像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在2018年就赞同他的主张。

  这两年埃尔多安又跑到非洲推销这一套,不过,对于破坏《联合国宪章》行为,中俄早有防备。

  今年3月,中俄等国推动成立一个“捍卫《联合国宪章》之友小组”的小组织,宗旨是共同反对任何国家采取单边措施违反《宪章》和国际法基本准则。这不仅是针对超级大国凌驾于《宪章》之上的问题,也是防止土耳其等国从另一个方向破坏《联合国宪章》。

  2021年7月,该小组由委内瑞拉发起,正式成立,安哥拉就是第一批成员之一。

500

  上月23号,“捍卫《联合国宪章》之友小组”部长级会议在纽约举行,中国常联合国代表张军以及俄罗斯、阿尔及利亚、玻利维亚、老挝、白俄罗斯、安哥拉、柬埔寨、伊朗等国代表出席,会议由委内瑞拉外长普拉森西亚主持。

  当“捍卫《联合国宪章》之友小组”得到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支持时,土耳其的煽动、挑拨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土耳其是一个人见人厌的国家,它跟美国、中国、俄罗斯、法国、英国,还有伊朗、叙利亚、沙特阿拉伯、以色列等国都有不少过节。

  这世上很少有国家能同时跟伊朗和沙特这两个死对头闹翻,但土鸡做到了。跟伊朗闹翻,因为它以北约成员国身份威胁伊朗安全;跟沙特闹翻,因为卡舒吉事件。

  土耳其的泛突厥主义、泛曼斯曼帝国主义抬头,是它屡屡遭到外交冰山的最主要因素。

  ,

  土耳其所作所为,远远超出了它的实力和能力,插手叙利亚内战、插手利比亚内战、击落过俄罗斯战机、在阿勒颇之战中又临阵脱逃(撤出自己扶持武装力量)打乱了美国在叙利亚的军事部署、以涉疆问题上一度跟中国作对(现在老实多了)、跟法国去年闹到法国召回驻土大使的地步、跟欧盟势如水火、跟希腊则是世仇、跟德国因土耳其裔问题争吵不断、去年因宣布将圣索菲亚大教堂改为清真寺,又得罪了所有基督教国家……

  许多国家对土耳其充满着不信任感,哪怕是在北约内部。

  然而,土耳其地跨欧亚两个大洲,无论在军事、能源线、贸易线来说,它的战略位置都极其重要,因此,无论哪个大国又不得不与它保持合作关系,生怕它完全倒向对手一边。

  埃尔多安认为自己可以借力打力,2011年“阿拉伯之春”风暴中,阿拉伯地区政治强人纷纷垮台,土耳其看到了恢复奥斯曼帝国荣光的希望。埃尔多安也看到了成为苏莱曼一世的希望,在宗教狂热的带动下,泛突厥主义也在兴起,野心扩张到了高加索和中亚地区。

  土耳其开始觉得联合国普通成员国身份或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身份已经配不上它了,但它要成为常任理事国,又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一来,它在二战当中只是一个不起眼的角色,名曰中立(骑墙,实则亲纳粹,1945年2月才向德日宣战),根本不具备常任资格;二来,就算安理会改革(扩大常任席位),它能比德国、日本有优势?还有那个执着的二百五。

  于是,埃尔多安选择了另一条路--摧毁安理会决策机制,要不大家都没有一票否决权,要不大家都有一票否决权。

  土耳其的旗号是民主价值观。如果安理会彻底民主化会如何?人人一张否决票,结果必然是混乱无序。190多个国家,讨论到哪一天才能达成共识?那只能是打成共识。

  一些小国将民主愿景的失败,归咎于一票否决权的存在,这是本末倒置。一票否决权是一种战争熔断机制,在关键时刻对小国极为重要。

  卡大佐死于非命之后,叙利亚也面临“禁飞区”问题,结果是中俄动用了否决权,阿萨德政权非但没有被摧毁,而且现在打算重建国家了。

  并不是大国一票否决权的程序设置有问题,而是某大国绕开安理会,违背《联合国宪章》到处胡作非为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

  所以,土耳其等“刁民”真正该反对的不敢不反对,反而在一票否决权问题上胡搅蛮缠。

  况且,在一票否决权决策程序下,土耳其无论提出几次废除一票否决权的提案都会被一票否决。

500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

  不指望土耳其敢单挑由十几个国家组成的联合国军,它在五大善人里面随便选一个单挑就可以,把它灭了,再取而代之(法兰西怎么样?)

  否则,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