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法国没有投降

有人说,世界上最薄的书,是德国的笑话、美国的历史以及法国的二战史

自从革命老区的战士们用标准的法国军礼结束了自己的二战,七十余年来,高卢雄鸡高举双臂的形象从大西洋两岸一直火到了遥远的太平洋西岸。

这个屡次站在时代前沿的土地上纵使发生过启蒙运动、大革命、巴黎公社等等运动,二战以来始终难以抹掉污点。

但今天,在另一片战场上,法兰西的荣光再现了。

所谓荣光,正是被被法国总统马克龙称为“欧洲的希望”的Mistral AI,一家以艺术之都巴黎为base,3位创始人皆为地地道道巴黎人的法国人工智能公司。

这家创立于2023年4月的公司,在创立不到3个月,就拿到了1.05亿欧元的融资,创下了法国种子轮融资的纪录。6个月后,他们又拿到了一笔3.85亿欧元的融资,并在今年2月抱上了微软的大腿,那个扶持了OpenAI的微软。

最近,“欧洲的OpenAI”甚至还将目光瞄准了盘踞着一众微软级别的AI大本营——美利坚,要进军美国本土市场,属实是倒反天罡了。

01:AI洼地——欧洲

美国人创新,中国人追赶,欧洲人罚款。

千禧之年前后发生的互联网浪潮如此,如今的AI浪潮似乎也正在重现。

你能想象的一切关于AI事情,从ChatGPT、“AI公司特斯拉”到最近的斯坦福AI丑闻,基本不是美国人就是中国人,可以说AI这场生产力革命,基本就是中美二人转

AI领域的相关论文,你去看作者名单,或者任何美国科技大厂的研发人员名单,中文拼音几乎从不缺席。

比如OpenAI的前段时间刚发布的ChatGPT-4o,研发人员近三分之一是华人

500

马可波罗智库的研究表明,美国和中国研究人员(以本科学位为基础)占顶尖 AI 人才的 75%

最优秀的AI研究人员,42%在美国,28%在中国。

500

同时全世界的AI独角兽里,中美也占了大头。

500

数据来源:Dealroom.co

当然这就意味着,这场堪比工业革命的生产力发展带来的大蛋糕,基本也就被中美分瓜了。

而且这个蛋糕还在持续变大。根据KPMG官网发布的一份新报告,AI技术目前占全球投资的124亿美元,但这一数字将在未来三年内增加20%或更多。

AI这支强势股,谁看了都想加仓啊。

但发展AI不等于股票,光投钱没用,所以欧洲人在旁边看着除了干着急还干了啥呢?

开会,发文件。

2023年,AI Magazine年末总结的“2023 Top10 AI Events”中,欧洲承办了70%的会议。

在这些会议中,欧洲人更喜欢开的是关于“风险”的会。比如2023年11月,首届人工智能风险峰会在伦敦召开。

同时,欧盟还发布了欧盟立法史上最复杂、修正案最多的法案《人工智能法案》

该法案早在2021年4月就由欧盟委员会提出,经过3年的反复拉扯依旧没得到批准。但眼看着差距越拉越大,今年终于是坐不住了,2月份得到欧盟27个成员国的批准。

法国新闻广播电台将这一法案称为“全球范围内史无前例”。

嗯,监管领先也是领先,找到自己的赛道也很重要

但就是在整个欧洲都“降”了的情况下,法国没有高举双手,Mistral AI出现了。

02:法兰西的希望是如何长成的?

2023年4月,30岁,毕业于巴黎综合理工学院的门神(Arthur Mensch)从Google DeepMind离开,找到在meta研究大模型的两位老同学兰博(Guillaume Lample)和甜茶(Timothée Lacroix)

“法国人也要有自己的ChatGPT”。

也许他们仨在巴黎的某个咖啡馆许下了这样的愿景,然后便创办了Mistral AI。

500

Mistral意为“西北风”,是法国南部普罗旺斯地区一种干燥且强烈的风。Mistral来得很猛,也很快,一个小时便能将普罗旺斯的阴云刮走,平息之后必然是阳光明媚的大晴天,所以法国人赋予了它“净化”的意义。

顺便说一句,法国的西北风级战舰也是这个词。

500

Mistral的创立也真如西北风一般横扫一切。

6个人,7页ppt,融资8个亿,Mistral前三个月的成长可以如此来形容。

这神奇的7页ppt,平均1页1个多亿。Mistral是如何击中欧洲投资人的奇点,值得所有创业人打开笔记本好好学。

首先,他们先表明这个研究领域——生成式AI非常重要,并且美国的OpenAI已经逐渐成为垄断寡头,且主要玩家都在美国。

500

重点,“美国”。

这是所有欧洲投资人心里最敏感的痒痒肉。作为美国人的文化祖宗,欧洲在近几十年却一次又一次地错过技术革命,人才大量流失,最惨痛的莫过于AI教父之一的法国人杨立坤被meta拐走。最终的结果就是欧洲被“不讲武德的年轻人”骑在头上拉屎。

500

然后,Mistral表示,现在美国佬的AI不行,风险太大。

“思维简单”的美国佬,总是先做再想,一点不顾后果,完全符合了old school欧洲人对大西洋彼岸的刻板印象。

在此基础上,Mistral开始“画饼”了。

首先,安全,安全还是tmd安全

一方面是模型要安全。由于像GPT这样的模型参数量过大,所以它成了一个“黑盒子”,人们知道怎么用,但却无法理解盒子内部的机制。这就导致了比如Bing之前“精神崩溃”,生成的发疯文学。

500

另一方面是数据安全。现在的AI用来训练模型的数据如果质量低下,模型也会生成错误内容,并且浑然不知。比如前些日子谷歌的AI搜索,竟然会推荐做披萨的时候加胶水……

500

Mistral在ppt中不仅承诺用高质量数据,还会将模型布置在私有云上,保证安全和隐私。

最骚的是,他们居然承诺客户可以访问模型内部,可以随时看到模型的架构甚至参数。这跟ChatGPT这样只给一个接口(API)可完全不一样。

大多数情况下客户当然是看不懂模型啦,不过这极其大胆的一步会让安全感爆棚。

其次,Mistral是欧洲的“Mistral”

美国科技大厂提供的是全球通用的麦当劳,Mistral提供的是欧洲版的肯德基,他们专门为欧洲市场服务,虽然具体怎么个“欧洲法”,ppt中并没有提及。

不过,就像法国总统马克龙曾说:“我们要建立法语数据库,否则我们将使用带有盎格鲁萨克逊人偏见的模型。

这一点只要提出来就能让许多欧洲人膏潮了。

当你看到如此美好的愿景,不禁开始怀疑一切都只是大饼的时候,Mistral用明确的目标打上一剂强心剂。

他们列出了未来4年里每一年每个季度的目标。比如到2023年年末,会推出表现超过ChatGPT的模型。或在2024年Q2,要训练出一个能够在16GB内存的笔记本上跑的AI助手。

并且,他们在ppt中提到,已经在购入训练所需的硬件,到9月份买1500多张H100。

如果你还有疑虑,那看看我们的团队吧,称之为“Mistral六君子”。

500

这6位创始人,除了三个老同学以外,还包括了Alan AI的CEO和CTO。Alan AI是法国最大的私营科技公司,他们用AI做医保,估值达到了27亿欧元。事实上,Mistral跟Alan AI就在一栋楼里,说不定一开始的房租都是Alan帮给的。而最后一个Cedric O则是法国前数字事务部长。

500

在科技圈、政治圈有这样的顶级人脉,实力够不够强大了?

对投资人来说,有希望、有实力还务实的创业团队很让人放心,钱自然就花了。

这样,Mistral在种子轮就拿到了创纪录的1.05亿欧元融资,换算过来就是8.27亿人民币。

饼画的很好的时候,往往会事与愿违。但Mistral还真的没被flag打倒。

他们在2023年9月发布第一个模型Mistral 7B,参数量只有7B(70亿),但效果超过“所有当前可用的最高达到130亿参数的开源模型”。

12月,Mistral发布了第二个模型Mistral 8x7B。在“大多数基准测试”上的表现优于meta的开源模型 Llama 2 70B,推理速度提高了 6 倍,并且表现与 OpenAI 的 GPT 3.5 相当或优于 OpenAI 的 GPT 3.5。

PPT吹的牛逼真实现了。

2024年4月,公司推出第三款模型Mistral 8x22B,参数量达1760亿。

此外,Mistral还推出了开发者平台La Plateforme,开发者可以通过平台API访问开源模型的优化版本Mistral Small、Mistral Large 和 Mistral Embed。其中Large版本在所有通过 API 提供的模型中排名第二,仅次于GPT-4.

500

Mistral为啥能这么快崛起,我想这是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人都想到的问题。

我没法从技术层面给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要是可以我就不搁这儿写稿了),但从Mistral的CEO 门神(Mensch)经历中能窥探一二。

从读书到工作再到创业,一条思路贯穿了门神的生涯:提高效率。

在巴黎萨克雷大学读博期间,他做了一个项目大幅提高了软件读取图像的效率,图像数量达到百万级,从而绘制出精确的三维大脑网络。

到后来,他加入DeepMind团队,研究大语言模型。2022年,他以主要作者身份发布了一个名为Chinchilla的模型。

500

这个项目的研究目的,是看模型大小与模型表现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

我们今天所理解的AI,模型越大表现越好。这又叫Scaling law,是AI界的金科玉律。引领全球的GPT4足有1.8万亿参数,似乎是这一规律的最好证据。

但GPT-4牛逼的代价是巨大的。

用AI去推理有个特点,就是每生成一个字,AI整个模型都得跑一遍。这带来的结果,就是越大的模型,生成一个字的成本就越高

对门神来说,如果Scaling law意味着用1.8万亿参数量的模型只比1800亿参数的模型好上10%,那一味追求大就是不可接受的。

正是出于这样的理念,他离开了官僚主义盛行的谷歌,创建了Mistral。他在接受华尔街日报时说:“我们想成为世界上资本效率最高的人工智能公司。”

效率,在那7页ppt中,对投资人而言是性价比。对门神来说,更像是一种信念。

他厌恶硅谷中盛行的AI宗教化,“我不相信上帝。我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所以我不相信 AGI”。

500

马斯克多次提及AGI

如果有神的话,对门神来说一定只有效率之神。

他一开始就清楚,效率低下的超大模型适合财大气粗的美国同僚,小模型不仅更有性价比,更适合欧洲市场,也代表了AI发展的另一种趋势:端侧AI

由于传统的大模型参数量太大,现在的电脑手机上完全跑不了。所以想要在这些设备上运行AI就只能在服务器计算,然后用户在云端访问。

这种方式导致AI的反应很慢,而且数据在网络中传输也会有安全问题。

如果你想有一个头脑灵光的AI助手,它就必然需要部署在你的设备上,这就需要一个足够优秀的小模型。

此外,老黄最近在台北电脑展上所说:“下一波AI的浪潮是物理AI,机器人时代已经到来。”

500

反应速度对机器人极其重要,所以“大脑”必然需要部署在机器人的头里而不可能在云端。端侧的小模型一定会乘着这波起飞。

门神还是刁啊。

03:法兰西的野望

由于写稿时乳法笑话看得太多,为了唤回对法兰西的客观认识,我循环了一下午《马赛曲》。就像《义勇军进行曲》一样,这是一首战歌。

“公民们,武装起来。公民们,投入战斗。前进前进,用敌人的鲜血,浇灌我们的土地。”

我想起乳法视频评论区逆风输出的一条评论:“横扫欧陆一千年,输了一场被嘲笑至今。”

500

是的,革命老区的人们的确有骄傲的资本,他们只是需要用一场翻身仗让乐子人闭嘴。

“法国错过了搜索引擎、错过了社交媒体,怎样才能不错过AI?”

在AI这场军备竞赛中,Mistral就是法国希望的种子。从上到下,法国尽全力浇灌这来之不易的希望。

法国总统马克龙不止一次地在多个场合称Mistral为“法国冠军”。在接受CNBC采访时他称Mistral让法国在AI领域遥遥领先于欧盟。

法国经济、财政、工业主权和数字事务部长Bruno Le Maire不仅多次在推特上夸夸:“Mistral表明法国拥有掌握人工智能的所有资产”,还号召家乐福、施耐德、或雷诺等法国传统大财团给Mistral投资支持。

500

Mistral的6位创始人中,前任法国数字部长Cedric O赫然在列。

在欧盟讨论的“史诗级法案”《人工智能法案》时,去年6月Cedric带头发表了一封包括150 多名高管签名的公开信,要求欧盟官员修改该法案。

“该法案将“扼杀”Mistral。”

孩子还没发育起来,一点坏事儿没干呢,就不让干这干那的。

就连马克龙也给站台,说人工智能法案“不是一个好主意”。

其实,这位年轻的法国总统很清楚,Mistral的出现并非偶然,而是他的心血开出的花朵。早在2018年上台时,马克龙就开启了国家人工智能战略:

500

简单来说,第一阶段是为AI研究提供必需的科研环境和基础设施:建实验室、研究所、资助研究项目。目前法国拥有81个AI实验室,是欧洲拥有最多AI实验室的国家。

第二阶段主要在人才上发力,比如到2024年1月,招募15名世界级的外国科学家。以及在教育上,每年培养和资助至少2000名DUT / 本科 / 专业本科学生,1500名硕士学生和200个的博士项目,未来五年内总共为人工智能分配22.2亿欧元。

它是“法国2030计划”中重要的一部分,该计划旨在“使法国成为未来世界的‘领导者’”。

只有成为领导者才配得上法兰西的荣光。

500

Mistral的横空出世似乎印证了该战略的成功,虽然前者的估值(60亿美元)仍不及OpenAI的十分之一(860亿美元),但在今年的VivaTech上,法国已经宣称自己是中美后的第三个人工智能中心了。

04:这束荣光不太亮

一个事实,会让你感到意外。

虽然创始的“六君子”全是地地道道的法国人,虽然他们也吸引了很多欧洲资本,比如法国巴黎银行,意大利最有钱的阿涅利家族等等,但给他们投资的却有很多美国资本

根据“一滴血原则”,法国冠军Mistral的血统不干净了。

他们第一次融资1.05亿欧元,领投方就是美国知名风投Lightspeed。

500

Lightspeed投资的企业

第二次融资的3.85 亿欧元中,英伟达和微软更是让法国人如鲠在喉。欧盟一直都在搞微软,现在倒好,自己的希望之星被“污染”了。英国曾经的AI希望DeepMind被谷歌买走的记忆浮上心头,马克龙都连忙表示希望Mistral能“独立发展”。

门神本人对此也很沮丧,他在Le Point采访时说:“我们本来希望拥有更多的欧洲资本……但他们更愿意将资金投入房地产和低风险投资。”

事实如此,欧洲不光是资本保守,平常百姓同样如此。

根据法国OpinionWay for Universcience调查,对于61%的法国人来说,AI的应用是人类的一场重大技术革命。但对于更多的法国人来说(85%),对其进行监管更加重要。

“史诗级”的《人工智能法案》,是欧洲大多数民意的体现。

但对一个快速发展的技术而言,你想站在浪尖儿就必须孤注一掷,用尽全力,哪里还有精力去应对监管呢?

OpenAI为了在AI竞赛保持领先,奥特曼甚至不惜将核心安全团队超级对齐(Superalignment)解散,该团队的领导,OpenAI的重要创始人之一Ilya也离职出走。

500

第一名都撒丫子跑了,后面的人还扭扭捏捏,你凭什么能跑过人家啊?

其实,法国想要参与进来没问题,但想要成为领导者,不是没可能,只是可能性为0。

中国被美国在芯片上卡脖子,只许英伟达卖给我们阉割版的AI芯片,像华为这样的龙头企业,甚至一块芯片都不许卖。

法国人固然没投降,但从未尝试过没芯片用的感觉

美国人绝对不会接受AI革命果实的旁落,对于真正的敌人,他一定不会手下留情。而今天的法兰西,还没到这个层面。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