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从40%跌至22%,马来西亚留不住华人?

500

马来西亚华人

作者|碧落清遥

责编|Thomas

东南亚是海外华人最为集中的地区,其中,马来西亚华人族群规模庞大(740万),更是华夏文化保留的最好的一支海外华人族群。

1963年,位于马来半岛的马来亚联合邦与新加坡、砂拉越、沙巴联合组建马来西亚。拥有1040万人口,华人占该国人口约44.3%(包括新加坡),族群规模与马来人(47%)差距不大。

500

▲华人(红色)分布比例

华人虽然掌握该国经济话语权,但马来西亚却确立了“马来人至上”的民族政策,此后的半个多世纪里马来西亚华人占比快速下降,大量华人精英流失。

500

▲1957年时华人比例为37%,加上新加坡则高达45%左右

截至2023年,马国人口3300万,华人占比暴跌至22%,规模约740万人。

500

▲马来西亚华人

马来西亚交通部政务次长林样才曾表示,到2100年,马来西华人比重将下降到5.5%,成为真正的少数民族。

马来西亚华人经历了怎样一段波澜壮阔的发展史?大马华人在马来西亚的人口占比为何越来越少?

500

▲华人比重不断下降

一、扬帆向南

在马来西亚的宪法中,马来人被定义为该国唯一的“土著民族”,享受“马来人至上”的特权待遇。华人、印度人被看作外来人,族群权利得不到充分保障。

实际上,马来人本是生活在马来群岛的多个南岛民族的统称,最早一批马来人在1世纪迁入马来半岛。

在伊斯兰教传入前,马来人主要信仰佛教、原始宗教,并在马来半岛及周边建立了一些小型政权。

500

▲马来群岛

7世纪初,伊斯兰教兴起于阿拉伯半岛,伊斯兰信仰在10世纪后随着阿拉伯商人的脚步向东传入东南亚。

在穆斯林商人的巨大影响下,位于贸易航线的马来半岛逐步伊斯兰化。15世纪,马来人建立了其民族历史上第一个伊斯兰政权——马六甲王国。

500

▲马六甲苏丹国

与此同时,明清时期的中国实行海禁政策,大量失去生计闽粤民众偷越出境,移居东南亚。华人南下与列强殖民入侵东南亚的历史相结合。

英国在19世纪初占据新加坡、槟榔屿、马六甲并组建海峡殖民地,英国引入华人补充当地人口。

500

▲英国最初在马来半岛占据的三处区域

19世纪下半叶,东南亚逐步被列强瓜分殆尽,英国占领了马来半岛和婆罗洲北部。殖民地开发催生劳动力需求,此时英国独霸南亚次大陆,同时在两次鸦片战争中击败清廷。英国从中国和南亚引进移民,使当地形成了多元民族社会。

500

▲华人下南洋

1860年,槟榔屿、新加坡、马六甲的华人增长到3.6万、5万人、1.1万人,华人占三地人口60%以上。

此外,英国通过武力威胁和经济控制,迫使马来半岛的9个苏丹政权臣服。随着当地锡矿和大量种植园的出现,华人从沿海向半岛内陆迁移。

1890年,马来半岛(不含新加坡)华人数量约94.7万,当地的马来人约130万。

500

▲英国殖民下的马来半岛

印度人是仅次于华人的第二大移民族群,该族群是对来自南亚的印度教、穆斯林各族移民的统称。

1830年时马来半岛的印度移民约1.5万人,到1911年,英国人通过契约劳工的模式从南亚引入26.7万人。

英属马来半岛形成华人、马来人、印度人三足鼎立的格局。

500

▲华人移民

在英国布局下,华人集中在城市、矿山,从事手工业、商业等。印度人在种植园充当劳动力,马来人主要生活在乡村并维持着自然经济。“各司其职”的前提下,马华印三族能够和谐共处。

但殖民统治带来了民族主义等近现代思潮,马来人产生了近现代民族意识,族群内部凝聚力不断增强。

500

▲东南亚殖民体系

二战后,英国为消弭战争影响,允许在当地出生的华人和印度人都取得公民权。此时华人规模已接近马来人,马来人认为华人势力增强将阻碍马来人垄断政治权利。

500

▲马来半岛的马来族苏丹

马来政治精英要求获得更多权利,1948年,英国批准马来半岛的9个马来族苏丹政权以及原属海峡殖民地、华人占多数的马六甲、槟榔屿共同组成马来亚联合邦(英国保护国)。

联合邦维护马来人利益,提高了华人、印度人的公民身份申请门槛,这激起了华人、印度人的反弹。

500

▲华人规模与马来人差距不大

马来人认为自己是土著民族,应在政治经济教育等领域享受比华人、印度人这些“外来人”更多的权利,但华人和印度人人数众多且经济占优。

最终各方达成妥协,马来人在政治领域发挥主导作用,其特殊地位被承认,马来人则对非马来人的公民权要求做出让步。

500

▲马来亚独立


二、“土著”的报复

1957年,马来亚联合邦独立。

该国人口628万,其中华人占比约39%,马来人占比49%,印度人占比11%。

独立之初,马来人的巫统、华人的马华公会和印度人的国大党组成的联盟在选举中获胜。巫统在联盟中处于领导地位,马华公会和国大党也得以分享权力。

500

▲马华公会

但主导政治的马来人逐步确立了优势。

宪法规定:马来语为国语;伊斯兰教为联邦宗教;9个世袭马来苏丹轮流担任最高元首并为马来人在公职、教育、商贸等方面保留比其他族群更多的份额,“马来人至上”政策就此确立。

首相东姑·阿都拉曼清楚马来人在经济实力上与华人的巨大差距,想采取温良政策,在减少刺激华印等族的前提下,逐步增强马来人实力。

500

▲东姑执政长达13年

经济方面,政府并没有大举推行偏向马来人的扶弱政策,而是大体保持了“自由放任”的姿态。

文教方面。独立后的马来亚则逐步削减华、印等族语言学校补助,同时增加马来语学校数量。

华人为防止被同化,马华公会、华校董事联合会(董总)、华校教师会总会(教总)联合起来反击马来人。

在教育界实力不强的马来人被迫妥协。但华人也遭到马来人的报复,教总主席林连玉被剥夺马来西亚公民权,其编写的华文教材被列为违禁书籍。

500

▲林连玉

在《1961年教育法令》中,马政府被迫承认华文的教学语言地位,暂时放弃此前用英语、马来语取代华文教育的企图,马来亚华文教育形成“华文小学-华文中学-国立大学中文系”的完整体系,这也是除中国外,海外唯一完整的华文教育体系。

1963年,随着英国势力逐步撤离东南亚,新加坡、砂拉越、沙巴三地即将独立。其中新加坡面积狭小难以独立运转,希望加入马来亚联合邦。

500

▲新加坡是华人占主体的国家

马来亚华人群体在经济和人数上的优势,本就让马来人十分警惕。

当时新加坡181万人口中华人占比72%。马来亚首相东姑就表示“新加坡130万华人的加入会打破马来亚的平静”。

为避免其他民族规模超过马来人,当新加坡获允加入联合邦时,巫统也邀请沙巴和砂捞越一同加入,于1963年组建马来西亚,华人以44%的占比成为马来西亚第二大族群,仅比马来人少3%。

500

▲马来西亚成立

马来人想确保这个国家永远属于马来人,但马来西亚华人领袖陈祯禄、李光耀不想牺牲华人的政治经济利益,马、华、印三族对抗加剧。

为削弱华人力量,马来西亚在1965年将新加坡逐出联邦,大马华人占比从44%下跌至36%。

随着华人政治势力被削弱,马来人几乎独占了马国公务、军队、教育系统(华文学校除外)。

500

▲马来西亚军队93%为马来人

温和政策没能缓和族群冲突,华人期待通过投票来争取政治和文教权利,马来人则担心本就经济贫困的自己丧失政治优势。

1969年大选,大量非马来人参加的反对党阵营获得多数选票,这激起巫统激进分子的不满,进而演变为马来西亚历史上最严重的族群冲突——5.13事件。

500

▲冲突发生后军警上街戒严

官方宣布事件造成196人死亡,其中143人为华人,民间则认为此次事件中超过1200名华人被杀,东姑首相在事件平息后引咎辞职。


三、华人蒙难

“5.13”事件割裂了马来西亚多民族社会。

马来人温和派势力下台后,因为华人、印族没有足够的政治实力,巫统激进派上台填补了权力真空。他们放弃温和政策,操纵政府强硬推行马来人至上。

500

▲马来西亚国家元首由9名马来族苏丹轮流担任

由此“马来人至上”升级为刚性原则,马来西亚的民族政策也围绕这一变化来修改实施。

在政治领域,执政的“国民阵线”吸收更多的马来人力量加入,稀释削弱华人、印度人政党力量。

500

▲新加坡华人领袖李光耀对马来人的评价

华人仍掌握着马来西亚的经济主导权,且华人的受教育程度是马来西亚各族群中最高的。

在教育普及的推动下,华人的婚姻观念和生育观念发生转变,更加注重当前生活质量和后代质量。

为此,华人生育意愿下降,生育数量减少,家庭趋于小型化,不可避免地导致马来西亚华人比重下降。

500

▲华人受教育水平更高

马来人加紧利用政治权利和人口优势压制华人。1973年,马来西亚调整农村选区规模,借此在农村小选区确保马来候选人的优势。

马来西亚于1970年出台“新经济政策”,规定华人等少数族裔要想开办工厂企业,至少要拿出30%股权和30%的岗位交给马来人,这严重打压了华商发展并限制了华人就业。

500

▲华人产业集中在城市

文教领域是马来人同华人博弈的主阵地。为遏制华人,马来人试图打破华人的文化传承。

大学的中文系规模被压缩,1965年,马来西亚大学中有65%的导师为华人,到1975年下降至32%。

在中学层面,马来文国民学校愈发普及。60年代,大马政府要求所有的非马来语中学改制,否则将失去政府津贴,许多华文中学难以为继,纷纷接受改制。

此外,马来西亚的国立大学不再承认华文中学颁发的毕业证,致使华文中学生源减少。压力之下,华人在就读华文小学后,就面临进入马来文国民中学的情况。

原有的“华小-华中-大学中文系”的华文教育体系被破坏,仅余华小在苦苦支撑。

500

▲华文学校

马来西亚于1970年设立采用马来语教学的马来西亚国立大学,又于1971年出台《大学及大专学院法令》,禁止开设采用非马来语教学的私立高校。

1971年起,公立大学开始依据族群人口比例录取学生(即“固打制”)。由此,大专院校中的马来学生比例从1970年的53.7%上升到1985年的75.5%。大学90%的奖学金也定向分配给马来人,哪怕华人的整体学习成绩优于马来人。

500

▲享受特殊待遇的马来族大学生

华人不能坐视本族文化根脉被斩断,教总、董总等华文教育组织再度发起反击。

1972年,霹雳州的9家华文学校负责人联合起来,募捐100万美元在马来文主导的公立高中国外成立华文独立中学(独中)

在华人支持下,1973年独中工委会成立,成为马来西亚全国华文独中领导机构。

500

▲华文独中

董教总联合组建了南方学院、新纪元学院、韩江学院三所独立华文大学(独大、三院),借此形成了“华小-独中-三院”的新华文教育体系,使华文教育在马来人的同化政策下得以延续。

即便去国民中学的学费更便宜的情况下,超过80%的华人愿意子女在华文独中接受教育。

但讽刺的是,华文独中并不受大马政府的财政支持,独中毕业证不被马来西亚的大学承认,独中毕业生难以进入马来西亚国内的顶尖大学。

然而,凭借着独中优秀的教育质量,马来西亚国外的许多国家都承认独中的文凭。大马华人在独中毕业后,纷纷选择前往欧美、中国的台湾、香港等承认马来西亚华文独中文凭的地区上大学。

500

▲韩江学院

借助承接西方产业转移,马来西亚的经济转型取得成效。

1970到1990年,马来西亚人均GDP从385美元增至2442美元。一旁的华人主体国家新加坡,在同一时期凭借转口贸易发展更快,人均GDP在1990年达到1.2万美元。

500

▲80年代的新加坡

面对马来人对社会资源不公正分配,一些大马华人选择移民美国、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国。1970年-1990年,68万大马华人选择入籍或定居他国,超过了同时期华人的自然增长水平。

1980年,新加坡华人生育率下降到1.7,已无法维持人口更替。占该国人口13%的马来人生育率却保持在2%以上。在冷战期间无法吸引中国大陆移民的情况下,新加坡也乐于接纳大马华人,以维持其该国华人占主导的种族平衡。

500

▲新加坡

除人口外流,随着马来西亚经济发展和城市生活成本增加,华人生育率也开始下降。

1957-1970年,马来西亚人口增长率为2.7%,华人增长率仅为2.3%,明显低于马国平均水平,华人增长率在1970-1980年再度下降到1.6%。

500

▲马来西亚的印度人

随着医疗等资源向马来人倾斜,马来人新生儿死亡率大幅下降,提升了马来人的增长速度。1980年,华人在马来西亚的人口占比从独立之初的44%下降到26.4%,马来人从47%上涨到57%。

大马华人不甘心沦为二等公民,对马来西亚偏颇的民族政策发起反抗。1985年,为华文教育奔走一生的前教总主席林连玉去世,大量华人涌上街头为这位高喊“为华文教育牺牲永不后悔”的老者送行,林连玉的忌辰成为大马华人的“华教节”。

500

▲华人为林连玉送行

1987年,全马数千个华团和政党在吉隆坡天后宫集会,抗议教育部委派不谙华文的教师到华校担任行政高职。但马来西亚政府不采纳华人请求,反而开展“茅草行动”搜捕镇压华人。

与此同时,伊斯兰复兴运动在马来西亚抬头。几乎全民信仰伊斯兰教的马来人和信仰佛教、儒学的华人间的宗教隔阂随之加深。

有华人女生因不戴头巾而被取笑,华人家庭将孩子送往城镇华校,或者干脆送到国外念书并直接在国外就业,这导致马来西亚常年外流大量人才,对国家发展常年产生负面影响。

1982年全国大选前夕,马哈蒂尔总理宣布吸收“伊斯兰青年运动”主席安瓦尔加入巫统。“马来人至上”同“伊斯兰至上”相互叠加,增添了非土著乃至非穆斯林的不安与抵触。

马国华人在歧视性经济文化政策下人口不断外流、生育率下降进一步放缓了华人族群的增长速度。马来人却在“特权”的保护下快速增长并占据了马国主要的社会资源。从1980年起,华人占马国人口比重几乎以每五年1%的速率下降。

500

▲比重不断下降的华人


四、跛足之鼎

进入20世纪90年代,对政府极度不满的华人则积极支持反对党,国阵的执政地位面临巨大挑战。

意识到强硬民族政策存在缺陷,国阵转而采用更为多元包容的政策,以争取非土著的支持。

500

▲调整民族政策的马哈蒂尔总理

副总理安瓦尔公开用华语说“我们是一家人”。总理马哈蒂尔表示“宪法并未规定总理由何族出任,各族都有权当总理”。

常年被打压的华人政治力量有所恢复,但马来人的特权并未被取消,婚龄推迟、少子化、老龄化、人口外流深刻影响着大马华人族群规模。

华人初婚年龄不断后延,截至2020年,华人的平均初婚年龄为33.2岁,马族和印族分别是20.9岁和25.3岁。这意味着华人每繁衍三代,马族将繁衍四代。

500

▲马印两族生育率更高

马来人以国内法律为保障,强行获得少数族群企业的部分股份、岗位,2002-2014年,马族、印族对马来西亚的财富占有率分别从24%、3%上升到33%、6%。

同期,华人对马国财富的占有率从72%降到60%,但华人依然掌握着马来西亚的经济命脉。马来西亚财富排行榜中,华人常年占据80%的名额。

500

▲马来人把享受特权当作理所应当

进入21世纪,从华文独高毕业的华人学生因为毕业证不被承认,依旧无法入读马来西亚顶尖学府。

华校董事联合会(董总)等华人教育组织积极奔走,为华人学生争取到240余所海外大学的就读机会,包括中国北大、清华、美国纽约大学、新加坡南洋理工、日本东京大学等国际名校。

名校毕业的大马华人精英很少回到马来西亚那个不平等的族群社会,而马来人通过“固打制”强行取代学习优异的华人、印裔学生入读大学,这种拔苗助长的人才很难满足马来西亚的发展需要,马来西亚人才外流现象日趋严重。

500

▲董总为华人提供出国留学帮助

2018年,马来西亚实现建国55年来首次政党轮替,新上台的“希望联盟”没能改变不公平的民族政策,在2020年再度被“国民阵线”挤下台,为获得更多选票,华人、印裔政党成为马来人政党争取的力量。

但究竟是坚持“马来人至上”,还是推动马来人主导下各族融合的“马来西亚民族”,马国政府至今仍在摇摆。

500

▲公开在会议上挥舞马来剑威慑他族的国防部长希山慕丁

受到不公正族群政策的影响,特别是疫情严重冲击马国经济的背景下,大马华人特别是高级知识分子等精英阶层持续外流。

截至2020年,共有144万华人放弃马来西亚国籍(获保留双重国籍)定居他国。特别是近些年马来西亚经济发展缓慢,与新加坡的人均差距越来越大。

500

▲新马经济实力差异悬殊

新加坡对大马华人形成虹吸效应,毕竟华人全面主导着在新加坡,当地马来人也没有实力去讲究“马来人至上”,外流的大马华人66%居住在新加坡,他们可以凭借能力自由进入政界商界实现个人价值。

500

▲新加坡华人不断增加

对于新加坡来说,从90年代起,随着中国大陆改革开放及中新建交,新加坡开始在东南亚华人之外,接纳中国大陆移民,以确保本国华人占主体的社会构成。

1990-2010年,新加坡接收164万外国移民,其中131万为华人。多数是来自马来西亚、中国大陆的高级知识分子、投资入籍者、跨国婚姻者。

截至2023年,新加坡人口中有252万是在外国出生的。其中113万来自马来西亚(多数为华人)、51.4万来自中国大陆。

500

▲2023年新加坡人口构成

应当说,华人移民东南亚是一部跨越数百年的风云激荡的史诗。英国殖民时期奠定的马华印三族鼎立局面时至今日还在影响着马来西亚政治走向。

从建国之初的温和推进“马来人至上”,再到1970年后马来人特权成为硬性原则,华人等少数族裔的权益被不断压缩,造成华人持续外流。老龄化、少子化、晚婚化仍对华人族群规模产生长期的负面影响。

截至2023年,马来西亚人口约3400万,其中华人700余万,暂时保持了22%的人口占比。但马来人压制华人的不公平民族政策,短时间来看“维护”了土著的“权利”,但大量华人精英和资本外流将对马来西亚的长期发展造成巨大影响。

500

▲华人仍在马来西亚的经济领域占据重要份额

长期作者|碧落清遥

历史资深爱好者

责任编辑|Thomas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毕业生|环球情报员主编

—(全文完)—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