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争之世,中间派的基础没有了,这种时候在爱国的事情上还犹疑矜持是耻辱的

这些年不断发生对爱国学者和知识分子的网络围攻,原因就是公开站出来讲爱国的太少了。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大学以上文化程度近2.2亿人,教育部2023年数据,高等教育专任教师198万人。思政教师12万多。国家和人民养活的百万大军竟只涌现出来这寥若晨星,敢于公开讲爱国、讲自信,正常吗?就这少数人,在文教体制和知识群体内还要遭受排斥非议阴阳怪气。

最近有位朋友和我说,也许多数人是想当中间派吧,还是要争取的。我不大苟同。

1925年毛泽东在国民党广东省党部第一次代表大会上说:“想造成中间派的同志以为右也不好,左也不好,只有不左不右所谓中庸之道才是好的”,“依我的观察,这中间派是不能存在的”。在世界上,欧战以后“分成两个大本营,一个是大资产阶级领袖的反革命大本营,一个是无产阶级领袖的革命大本营,两派短兵相接起来,中派的基础就动摇了”。在中国,辛亥革命以来的历史证明,一向自命为中间派的人,都成了帝国主义、军阀的走狗,完全成了反革命派。

今天世界也发生大分裂,中美早已短兵相接,中间派的基础也没有了。这种时候,在爱国的事情上还犹疑矜持,爱国这个词都嫌烫嘴、配不上自己的精英格调,对爱国者还要保持距离爱惜羽毛者,终将滑向恨国。当此大争之世,在中国人民生死存亡得失荣辱的决胜时刻,沉默都是耻辱的。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