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声医生只会检查?他不仅会做手术,而且专攻肿瘤

  科室融合对超声科既是挑战也是机遇。超声医生要不断丰富临床知识,学习新的诊疗技术,不能只会“看图说话”。

  撰文 | 黄思宇

  超声医学科除了进行常规检查还能做什么?从事超声诊疗工作三十多年来,黄品同一直在为这个问题寻找答案。

  成为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超声医学科主任后,黄品同教授成功将超声医学科打造成一个诊断、治疗及科研并重的综合科室,并大力开展超声引导下肝癌、乳腺结节、甲状腺结节、子宫肌瘤等多种类良恶性肿瘤的消融治疗。精湛的技术和口碑吸引众多国内外患者慕名来做治疗,他们惊讶地对黄品同教授说:“没想到你们超声科还能治这个!”

  黄品同是国内最早将超声造影技术应用于胃癌术前评估、颈动脉斑块和新生血管评估的医生。同时,他还率先在国内开展了超声引导下甲状腺结节细针穿刺活检术。利用超声波能够穿透生物屏障的特性,他和团队还聚焦如何解决肿瘤靶向治疗精准递药的难题,并已取得多项突破。

  凭借在超声医学领域取得的突出成就,在今年4月份美国奥斯汀举行的美国超声医学学会(2024AIUM)大会上,黄品同教授被授予荣誉会士(Honorary Fellow)。全球仅有两位超声医学专家获此殊荣,黄品同教授是亚洲唯一一位,也是中国大陆首位获此荣誉的医学专家。

500

  黄品同教授被授予AIUM荣誉会士/浙大二院供图

  超声医生不能只会“看图说话”

  1993年从温州医科大学毕业时,黄品同和其他临床医学专业的毕业生一样,陷入了选科室的纠结。在临床轮转的过程中,一位从内科转至超声科的带教老师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位老师不仅超声操作手法娴熟,诊断精准,还对超声医学的发展方向提出了独到的见解。那时他就认为,随着微创、介入等技术的发展,未来超声医学科不只是一个负责诊断的辅助科室,而是会更多地参与到患者的临床治疗中。

  带着对这位老师的敬佩和对这门学科前景的期待,黄品同也选择了超声医学科。在初期的观摩学习中,他意识到要成为一名优秀的超声科医生,不仅需要练就娴熟的操作手法,能够快速获取高质量的图像,还要广泛深度学习各个专科的临床知识,保持对各领域最新指南的关注,才能为患者做出快速、准确的诊断。积累一定的临床经验后,超声医生还可以根据自己的亚专业分组,再针对性地强化学习。

500

  黄品同主任(中)进行超声引导下甲状腺肿瘤射频消融术/浙大二院供图

  2016年,一名特殊的孕妇来到浙大二院求助。怀孕3个月左右时,她被查出患有脊髓肿瘤。手术需要对肿瘤进行精准定位,但为了保护胎儿,传统用于肿瘤精准定位的增强磁共振和X线透视都不再适用。患者辗转了多家医院,医生得知她怀有身孕,几乎全都拒绝提供检查,给出的方案只有两个——要么引产和肿瘤切除同时进行,但此时距离足月分娩还有整整7个月,要么分娩后再进行肿瘤切除。然而,肿瘤已经压迫了神经,造成患者剧痛,如果不及时切除,可能导致患者大小便失禁、双下肢瘫痪。

  黄品同和浙大二院神经外科朱永坚主任医师讨论后认为,可以用超声引导的图像融合技术来定位病灶,既没有辐射又精准可靠。经超声引导下微创手术,肿瘤被顺利切除,母子平安,患者后来顺利诞下一名健康的女婴。这个病例也让黄品同更加深刻地意识到,超声医学并不只是简单的诊断,而是能在患者的救治中产生举足轻重的作用。

  从事超声医学临床31年,黄品同见证了国内超声医学科的快速发展,也看到各个专科诊疗范围的变化。例如,消化科、心内科过去只提供药物治疗,现在则会借助内镜和介入技术为患者进行手术治疗。相应地,科室间的门槛也正在被打破,科室融合的趋势愈发显著。

  对超声医学而言,这种科室融合的趋势既是挑战也是机遇。挑战在于,许多临床科室都在学习和开展超声引导下的治疗项目,但这也意味着超声医学参与其他临床科室诊疗的空间越来越大,这正是超声医学发展的机遇。在黄品同看来,今天的超声科医生要跳出“超声只能做诊断”的思维“枷锁”,要更加积极地参与到其他临床科室的诊疗中。

  不过,这也对超声科医生的临床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超声科医生首先是一名临床医生,超声探头只是一个工具,要不断丰富自己的临床知识,学习新的诊疗技术,不能只停留在过去‘看图说话’的工作模式中。”黄品同说。

  黄品同介绍,随着基础研究的深入和技术的进步,超声医学覆盖的身体部位也在增加,不只是传统认知中的肝、胆、胰、脾等,如今还能应用于肌肉、有气体的肺部和坚硬的骨骼等。尤其是肌骨超声,应用前景值得期待。

  “虽然很多患者仍然觉得来超声科就只能做检查,但随着超声科开展的治疗项目越来越多,患者口口相传,他们的观念也在逐渐改变。不过,改变对超声科的认识还是一条漫长的路,需要所有超声科医生共同努力。”黄品同说。

  顺应微创趋势

  在浙大二院超声医学科,每年有数百例患者接受微波消融治疗,治疗范围涵盖甲状腺结节、乳腺结节、肾肿瘤、肺肿瘤、子宫肌瘤等多种良恶性肿瘤。尤其是甲状腺结节,许多患者都是专程来找黄品同的。

  甘女士就是其中一位。她在加拿大温哥华工作生活多年,半年前发现颈部长有肿块,但没有特别在意。然而,最近肿块越长越大,让她有些害怕。在朋友推荐下,她特地飞回国,到浙大二院找黄品同治疗。经过检查和评估,这是一例甲状腺囊肿,黄品同在超声引导下为她进行了囊肿抽吸和硬化剂硬化治疗。手术第二天甘女士就出院了。

  从微波消融到囊肿抽吸硬化,它们都被称为超声引导下介入诊疗。为患者操作时,黄品同一只手握超声探头,在患者体表搜寻准确的穿刺位置,另一只手紧握穿刺针,找准位置后穿刺入患者体内。他将这两个平常的器械视为超声科最有力的“武器”,每年带领浙大二院超声科开展25000多例超声介入,尤其是甲状腺细针穿刺活检、甲状腺微小癌超声引导下消融治疗在全国享有盛名。

500

  黄品同主任为患者进行诊疗/浙大二院供图

  除了治疗,浙大二院超声科每年也开展15000多例的超声造影,主要用于腹部、浅表等部位肿瘤的常规鉴别诊断、肿瘤介入术前术后评估等。科室各种诊疗项目达200多个,其中利用超声造影进行胃癌术前评估、颈动脉斑块和新生血管评估等项目,均是国内最早开展的。

  在黄品同看来,超声科开展的诊疗项目越来越丰富,覆盖的疾病领域也不断拓展,正是顺应了当下临床诊疗“微创化”的趋势。以肝癌治疗为例,对于符合消融指征的小肝癌,消融治疗和传统外科手术相比5年生存率没有明显差异,但消融治疗的患者并发症更少,预后和术后生活质量都比传统外科手术更优。最重要的是,消融治疗造成的创伤要小得多,患者治疗后通常2-3天即可出院。而对于一些结节的消融,患者甚至可以在门诊完成手术,当天出院。

  为了更好地满足患者需求,浙大二院超声科开设了全国最早的一批超声介入病房,床位逐年增加,目前共有核定床位25张。

  向肿瘤治疗发起挑战

  为无数肿瘤患者做过介入治疗后,黄品同开始思考,如何让手中的“武器”在肿瘤治疗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靶向药是当前抗肿瘤药物研究非常热门的一个方向。经过特殊设计的靶向药可以和某些肿瘤细胞靶点特异性结合,向肿瘤细胞发起更精准的攻击,提升肿瘤杀灭效果的同时也减少对正常组织的损害。

  静脉注射的靶向药依靠纳米递送系统到达肿瘤组织深部,但在此过程中要穿过血管壁屏障、细胞膜屏障、胞内转运屏障等,每一层屏障都会降低药物递送效果,最终影响抗肿瘤效果。2019年开始,黄品同和研究团队以超声波的机械效应为切入点,研究如何利用超声介导微泡空化改进药物递送效果,提高肿瘤靶向治疗的有效性。

  2021年6月,黄品同与浙江大学申有青教授团队实现重要突破。他们联合研发出首个超声空化级联胞吞转运的相变脂质体,可以打破肿瘤血管内皮屏障,最终实现抗肿瘤药物深部渗透递药。2022年12月,他们在这一领域再次取得进展,研发成果能够显著增强纳米药物的肿瘤靶向富集和深部渗透,对胰腺癌和肝癌等实体瘤具有优良的治疗效果。

500

  为了推动相关研究成果更快实现临床转化,2020年4月,浙大二院超声科成立超声医学与生物医学工程研究中心,黄品同担任中心主任,与团队成员共同推动自主研发的超声空化设备优化改进。目前,该设备已进入产业化开发阶段,距离应用于临床肿瘤治疗更进一步。

  在黄品同看来,超声科并不是科研的“荒地”。借助超声能够穿透生物屏障的特性,他和团队还在针对跨生物膜、跨血脑屏障转运等药物研发中长期存在的痛点进行探索,研究成果有望应用于糖尿病、细菌感染、神经系统疾病等的治疗。

  多次远赴海外分享科研成果后,黄品同产生了让国内超声医学会议“走出去”的想法。从2012年开始,浙大二院超声科联合国际超声造影学会等权威机构,每年在杭州主办西湖国际超声医学论坛,分享超声医学前沿进展。如今,西湖国际超声医学论坛已跻身世界三大超声造影会议,每年吸引全球数十个国家和地区的上百位超声医学专家前来参会。

500

  黄品同教授在2023西湖国际超声医学论坛开幕式上/浙大二院供图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