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季度17个省会城市跑输全省:强省会战略失灵了吗?

500

在中国经济社会发展里,“省城”或者说“省会”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存在。

除了少数“双子星”城市的省份(比如广东、江苏、山东),省城基本上集全省的政治中心、经济中心、文化中心于一体,全省最高深的大院在省城,最好的企业在省城,最牛的大中小学,当然不用说还有最厉害的医院……

但是,你如果拉一下今年一季度大陆地区的经济数据,却能发现一个让人非常意外的数据:27个省(自治区)里,有17个省的省会(首府)经济增速,竟然低于全省平均水平(为了方便表述,后面文章就把自治区的首府也叫做省会)。

这些省会城市,怎么会跑输大盘,这么拉胯?

在五一假期时,就和大家说过要写这么一篇文章。

因为整理数据耽搁了一段时间,今天总算发出来了。

先上数据。

500

一季度省会城市经济增速比较

先简单分析下数据。

今年一季度,全国GDP名义增速3.97%,实际增速5.3%。

总体来看,27个省会城市中,一季度GDP名义增速有15个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当然,其中有2个城市(江西南昌、西藏拉萨)没有公布名义增速。

再看实际增速,27个城市里,有16个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也就是超过一半的省会城市,在今年一季度,发展还不如全国平均水平。

接着,把各省省会和本省的平均水平来比下。

同样先看名义增速,有15个省会城市跑输本省平均水平。

再看实际增速,跑输的省会就更多了,有17个之多!

也就是说,有17个省的省会(占比近63%),在今年一季度发展,比全省平均水平慢。

再看看典型城市。

相比全国名义增速,差距最大的是山西省会太原,低了9.41个百分点。

同样,太原比全国实际增速低4.3个百分点,也是差距最大的。

再与全省平均水平看,南京就差点意思,不过江苏省内的“十三太保”向来你追我赶,都很拼。

当然,也有很硬的省会。

像这些省会不只是跑赢全国平均水平,更跑赢全省平均水平。

但也有略遗憾的,这样的省会只有7个:

呼和浩特、沈阳、福州、郑州、贵阳、西宁、银川。

500

沈阳盛京大剧院

为什么会这样?

网上有人说,这是2024年省会“吸星大法”失灵的表现,理由就是省会城市吸不动了,甚至还举例说江苏、广东、山东、福建、安徽的省会齐刷刷地全部低速增长。

但这种原因分析有点扯,为什么?

因为,这些例子里省份的省会,都算不上强省会(一般来说,强省会的GDP占全省30%以上)。

尽管有人说合肥在安徽是“一城独大”,但实际上,合肥在全省的GDP比重也只有24.5%。

所以,“省会吸星大法”失灵的说法,显然站不住脚。

反而是根据国外城市发展经验,最终,会形成一个或者几个全国性的超级城市圈,各个区域也会有自己的核心城市。

比如,日本就是三大都市圈:东京都市圈(首都圈、东京圈),大阪都市圈(近畿圈、大阪圈),名古屋都市圈(中京圈、名古屋圈),统称“东名阪”。

500

今年一季度省会城市GDP占全省比重

回到正题。

一季度省会城市集体失速,到底是为什么?

可能直接分析,原因有点复杂。

我们先从反面来看。

名义增速、实际增速都超过全省平均水平的一共有8个城市:呼和浩特、沈阳、哈尔滨、福州、郑州、贵阳、西宁、银川。

大家有没有发现,这8个城市只有1个南方城市(福州),其他都是经济地理意义上的西部或北方城市。

除了呼和浩特外,其他城市在全省的GDP占比都在百分之二三十,而西宁、银川甚至能占到全省的半壁江山。

也就是说,对于这些省份来说,省会其实是全省最具代表性的城市,省会好则全省好。

按照这个逻辑,来看长春(2023年GDP占吉林全省GDP的51.7%),一季度名义增速虽然低于全省0.88个百分点,但是实际增速却高出全省0.6个百分点。

这个逻辑,对于强省会的省份,或者说省会城市“首位度”高的省份,都适用。

省会城市就是全省经济的基本盘。

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也能佐证这个逻辑。

各省里省会经济占比低的,省会慢一点,往往不会影响全省。

500

工业是城市发展的基石

再进一步分析。

先行一步的,总是先遇到问题。

可以这么说,正是因为省会城市在整个省域范围里是经济的先行者,所以在目前这种内外大势前所未有的变动下,自然而然会首先遇到问题。

比如西安,是陕西乃至整个西北地区的龙头。

但今年一季度,西安的增速却慢于全国、全省。

究其原因主要:一是工业增长不够强,前两年西安一度成为新能源汽车第一城,但是今年一季度汽车制造业总产值下降了3.4%;二是固定资产投资下降,一季度同比下降了2.6%;三是消费不够活跃,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只增长了0.1%。

其实,广州也存在类似的问题。

今年一季度,甚至被重庆拉下马,在全国排名从第4,滑到了第5。

广州是千年商都,又是华南地区工业门类最齐全的城市,但是广州工业低位运行已有时日。

今年一季度,广州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长0.1%,比全国低6个百分点;外贸进出口总值增速比全国低3.3个百分点。

汽车、电子和石化,一直是广州工业的“压舱石”,但是因为新能源汽车崛起,以及外贸形势、产业转移等因素,难免受到波及。

500

广汽的生产车间

俄国大文学家列夫·托尔斯泰在名著《安娜·卡列尼娜》开篇第一句话就写道: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这句话,用到今年一季度各省的省会城市经济数据上,也很恰当。

可正所谓,不在乎一时一地,不争一时长短。

尽管一季度大部分省份省会经济表现拉胯,不过,大哥终归是大哥,大哥回归只是时间问题。

而且,你追我赶,大家力争上游,才有奔头。

站务

  • 观网评论4月爆款文章↓

    4月初,美国财长耶伦访华,一时间“中国产能过剩论”被炒作起来,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陈经从“三个美国女人”的独特角度,阐释了中国产能包括新能源产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还对美国政......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