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计算“立交桥”,让新质生产力从湘江水畔到中国大地

还记得长沙旅游时,从机场到各个景区之间穿梭,总会经过一座座“花式”立交桥。桥上的车水马龙,也给我这个游客留下了长沙交通完善、经济繁荣的第一印象。

要想富先修路,更高水平的基础设施,始终是社会经济不断发展的前提条件之一。相比扁平化的传统路网,立交桥犹如“交通大动脉”,是城市发展成就的重要标志,更为经济发展提速添动力。

时间来到2024年,数字化、智能化已经成为社会经济共同探讨、关注和推动的时代命题,面对“加快发展新质生产力”的新要求, 数字经济基础深厚的湖南省,就率先向先进算力高地“升级”。

500

4月2日,中科曙光“立体计算湖南行”启动仪式,在长沙成功举办。湖南省人工智能产业联盟秘书长张闳博在发言中提到,数字经济时代,算力是新质生产力典型代表,只有顺应计算需求“新”变革,才能推动整个产业的跨越升级。

为什么迈出升级第一步的是湖南?要从湖南与智算的渊源和积淀说起。

此前,坐落在长沙的5A级智算中心,便已经成为当地数字经济的“公共基础设施”,吸引了上百家企业入驻共建,实现万余家商业应用接入。

这一次,面对“加快发展新质生产力”的新要求,中科曙光提出“立体计算”新思路,旨在通过一种全新的计算体系,加速算力转化为生产力,进而释放湖南省各行业、各区域的发展力,也选择在湖南首发,为湖南省各产业持续向“新”发展,提供动力。

500

“立体计算”,就如同一座“立交桥”,耸立在湘江水畔,让新质生产力在数字湖南生长着,流淌着。传统计算向立体化升级,包含着中科曙光对计算产业接下来发展的判断和思考,也包含着湖南等中国各省市培育新质生产力的价值链条。

让我们踏上这座“立交桥”,去展望计算行业与城市的下一站。

扁平化之困:传统计算的供需难题

算力,已经成为当下驱动数字经济增长的“战略性”资源。但毋庸讳言的是,这个市场一直以来都存在着一个基本难题:扁平化的供需体系。

传统的计算模式,往往呈现出一种扁平化的特点,即以建设和销售为主要目标,忽视了对服务质量和技术创新的深入追求。

这种模式下,就形成了“供需矛盾”。供给侧的数据中心,往往追求规模优先,采取低水平的建设策略,架构单一,缺乏足够的差异化和特色。

而需求侧的现代企业,对计算的需求,不再仅限于基础的存储和计算功能,而是期待能够提供更加高效、灵活、安全的服务,以支持其业务的快速发展和创新。

所以,传统计算模式难以满足各行业对于计算资源的多样化和个性化需求,技术与场景需求割裂,导致大量低质量资源闲置。

500

正如中科曙光高级副总裁任京暘所说,当前计算产业形势与行业需求日益复杂,想要迎接新时代、新挑战,亟需以新思维、新模式助力整个产业体系的跨越式升级。

因此,计算行业的发展思路必须进行转变,从传统的扁平化模式转向更加立体化、差异化的发展方向,以更好地适应市场的变化和企业的需求。

从平面路网到立交桥,带来了城市交通运力的极大升级,加速了社会经济生产力的繁荣。计算行业也不例外,“立体计算”的核心,就如同一座多维支撑的“立交桥”,加速算力转化为新质生产力,适配越来越复杂的技术和产业现状,成为各行业充分利用的公共基础设施。

接下来,我们就从这座桥梁的宽度、深度与广度,读懂一座城市、一个区域经济体,数字时代的发展思路。

立体算力的宽度,决定新质生产力的“载荷量”

近期,我国多个省市都提出,要抢抓新一轮人工智能革命机遇,适度超前建设智能算力基础设施。如何超前,何谓适度?想必是很多人都在思考的问题。

如果我们将目光专注于当下的具体需求,那么正在建设中的算力基础设施,可能被激增的需求快速挤满。因此,算力基础设施要考虑到明天的创新、产业将需要更大规模、更高性能、更多元、更安全的计算资源。同时,科学合理地定性、定量。比如已经饱和的低质量算力少建设、不建设,高质量算力、国产算力多建设,并“以用促建”,结合当地数字产业的实际需求来升级进化。

简单来说,这座计算的“立交桥”,不仅要“车道够宽”,提前规划好四车道甚至八车道,以保障可持续的算力供应,而且要合理规划、分门别类,为不同精度、多架构的计算资源都规划好相应的“跑道”。

500

夯实算力底座,中科曙光“立体计算”首先提出的就是“立体算力建设”,分别从算力的三个维度,实现计算资源的多维布局与纵横拓展。

维度一:多样化算力供应。避免架构单一的算力生产,聚焦算力资源的多维布局,通过不同类型的计算资源建设,满足多样化需求。

维度二:全局性算力服务。构建了覆盖广泛的算力服务网络,包括全要素协同、全栈运管服,提升整体利用效率。

维度三:跨壁垒算力调用。实现不同系统间的算力协同,打破传统计算资源孤立运作的局面,支持算力的跨区域调度及跨任务应用,实现算力资源的互联互通和优化配置。

立体算力建设,夯实了这座计算“立交桥”的桥身,让充沛、多样化的算力资源得以高效流淌,成为城市产业可用、可及的新质生产力。

立体应用的深度,生产力向产业深处“流动”

造好了算力底座,流淌其上的算力如何被产业有效利用,就成了下一个应该重点关注和解决的问题。

将算力这一新质生产力,加速转化为社会经济效益,就要与企业需求深度融合。也就是说,这座计算“立交桥”必须足够高、足够深入,连接到企业业务场景,将算力“端到端”输送给产业。

500

把计算做深,中科曙光“立体计算”的深度赋能,表现在三个“全”:

全行业。算力建设不再局限于科研领域,而是逐渐演变为面向全行业的公共综合性算力平台,以满足各行各业的广泛应用,支撑数字湖南、数字中国的数字化转型、智能化升级。

全场景。服务于全行业,意味着算力平台需要具备广泛的服务能力和全场景覆盖,从单一的计算需求拓展到企业的日常运营和业务发展的各个方面。针对不同场景定制化计算解决方案,提升用户体验。

全周期。中国产业类型多、中小微企业数字基础薄弱,算力应用的流程仍然较长,从数据处理、清洗、标注等前期数据工程,到模型部署落地、调优迭代等末端,中间有大量环节需要人才、服务、资源、技术等多种支持。中科曙光“立体计算”从开发到部署的一站式计算服务,覆盖全流程、全周期,对加速数字创新和智能应用落地,起到了保驾护航的重要作用。

全行业、全场景、全周期的立体应用赋能,用前所未有的技术触达深度,以及综合赋能的“压强”,有力地推动算力向千行百业渗透。

立体生态的广度,容纳整个创新丛林

斯塔夫里阿诺斯在《全球通史》中总结道,铁路和火车的出现,有效地将大批大批的人运过海洋和大陆,人才、资金、货物、先进设备等生产要素的流动和迁移,为地区经济的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撑。

第四次工业革命,以新质生产力作为新的动力源泉,也离不开支撑创新的新型生产关系。而创新,不是一家企业、一个高校的事。

500

中科曙光“立体计算”理念,就从多个角度,去推动创新要素在生态内实现融合。

数实融合:发展“立体计算”,构建一个多维度、高效协同的计算体系,需要数字/智能产业与实体经济之间的紧密合作和相互促进。数字/智能产业提供技术解决方案和创新工具,实体经济的庞大需求和丰富应用场景,为技术提供广阔的市场空间和实践平台。立体计算的生态建设,必须实现数字/智能产业与实体经济相融合。

产学研融合:将产业界、学术界和研究机构紧密联系在一起,推动新技术、新产品的开发和应用,这种产学研合作是一种新型创新模式,对于科研成果转化、年轻人才培养、技术产品创新,有着难以替代的价值。发展“立体计算”,离不开一个产学研融合的生态。

商业模式融合:数字经济中,研制单位、算力供给、网络运营商、统筹运营、软件/应用接入方以及服务输出等多个环节,每一方都在整个商业生态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不同商业模式,在立体计算的融合生态中,可以通过紧密合作和资源共享,形成了一个互补、互利、共赢的商业网络,进而加速了技术和服务的创新,也提高了整个生态系统的竞争力和市场适应性。

一座计算的“立交桥”,一个关键特征就在于“要素的广度”,能够聚集第四次工业革命所需要的各种创新力量。“立体计算”,正是通过产业链条的有效衔接和延伸,汇聚起新质生产力所需要的生产要素,形成了一个生态型的创新集群。

新质生产力,从湘江水畔到中国大地

有人会问,算力充沛、高度可用、生态繁荣的计算“立交桥”,理想听起来很美,但能否真正落地呢?在哪里可以看到呢?

引领计算产业升级,从扁平化走向多元立体,中科曙光的一大特点就是:行胜于言。

500

目前,位于湖南长沙智谷的长沙5A级智算中心,已经实现了立体建设、立体应用和立体生态,可以作为我们瞭望“立体计算”的一个雏形、一扇窗口。

长沙5A级智算中心通过先进算力基础设施、一体化新型算力网络体系、数据治理体系、算力设施绿色低碳发展、算法创新中心、算力安全能力提升等,已经成为长沙乃至湖南省,打造现代化产业体系的重要基础设施。

此外,该中心已吸引上百家企业入驻共建,实现万余家商业应用接入,展现出了极高的可用性和极强的生态吸引力。

可以说,长沙5A级智算中心是“立体计算”理念深度实践、有效落地的一个佐证。随着这一概念在湖南发布,以长沙为起点走向全省,走向全国,将让传统计算产业的面貌为之一新。

飞驰在计算“立交桥”上的千行百业,让我们看到了湖南繁荣的另一面。数字湖南的车水马龙,是区域经济新一轮发展与增长的肇始,也必将随着“立体计算”的边界拓展,通往中国大地的每一个角落。

站务

  • 观网评论4月爆款文章↓

    4月初,美国财长耶伦访华,一时间“中国产能过剩论”被炒作起来,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陈经从“三个美国女人”的独特角度,阐释了中国产能包括新能源产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还对美国政......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