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冲突进入第三年,听乌克兰人讲述真实心境

去年春天俄乌冲突一周年前后,我去了莫斯科,记录了战争和制裁对那里的影响,还在北京采访了俄罗斯驻华大使;今年春天,俄乌冲突两周年了,很遗憾没能去到乌克兰,不过我最终联系到了两名乌克兰姑娘Anna Smirnova和Anastasia Kupryk,听她们讲述当这场战争走进第三个年头,普通乌克兰人的日子过得怎么样?

500

500

500

我把她们的讲述简单分享如下:

--战前,Anna和Anastasia分别生活在基辅附近的一个小村和乌克兰中北部小镇博罗江卡,但现在,她们都暂居基辅,因为认为这里相对更安全。而且Anastasia在博罗江卡的家在2022年被炸毁,她无力重建,当地整体损毁严重,她也无有其他地方可待,于是逃到了基辅。

Anna和Anastasia的经历其实是乌克兰“国内难民”问题的缩影:据联合国和世界银行的一项研究,俄乌冲突爆发后,乌克兰不仅产生了600万涌向国外的难民,还有370万“国内的流离失所者”,他们因战争失去或离开家乡,在乌克兰其他地方暂居。

--据两位姑娘的讲述,基辅的秩序基本平稳,食品和基础物资也没有匮乏短缺的现象,不过,物价较战前涨了很多,鸡蛋、面包等涨了大约一倍。与此同时,很多人的收入都削减了,还有一些人失去的工作。

Anastasia逃到基辅后在一家购物中心的body shop做销售,可想而知,在现在的情况下,生意也很不好,所以她自述收入比以前低了很多。她付不起房租,所以寄居在男友的公寓里,有时食物也需要邻居接济。

“我每天都在寻找其他工作,好多赚一点钱,尤其是更安全稳定一点的工作,因为购物中心经常成为空袭的目标。”她说,不过,目前很难找到工作。

Anna幸运一点,她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当会计,收入和战前持平。不过,她丈夫的家具生产生意一落千丈,收入断崖式下跌,这也很好理解,用Anna的话说就是,“在战争时期,这里每个人都试图少花一点,不可能像和平时期那样正常消费。对房屋家具的任何投资,更是很有风险的。”

能感觉到,战争对乌克兰的经济和百姓的生计摧残不小。在城里其实可能还好些,在乡村地区,大量的劳动力被征召入伍,对农业耕种也是一个巨大挑战。

--对基辅的空袭依旧频繁。Anna自述,她现在有大量的时间在防空洞中度过。为此,她还不得不改变了自己的作息时间表,“昼伏夜作”,用清晨或夜间的时间在家工作,因为白天很多时间都被花在了在防空洞中的等待。她现在也无法去办公室工作,因为公司的楼体设计有大量玻璃,遇到爆炸和空袭非常危险。

“有时我们尚在睡梦中,没能及时听到空袭通知,但随后的爆炸声让我们惊醒。由于来不及赶到防空洞,我们只能躺在地板上,把一些枕头放在身下和身旁(作为保护)。”

(这让我想到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日前的一项统计称,乌克兰前线地区的孩子在防空洞或其他掩体中躲避的时间已达到3000至5000个小时,相当于4到7个月。这个数字还是挺心酸的。)

--关于药品和医疗服务,目前基辅的药店都开着,常用药基本都可以买到,除了抗生素有时会买不到,因为大量抗生素要被送到前线。

现在普通人获得医疗服务的一大挑战在于,如果突发急病,不一定能得到及时和连续的救治,因为一次防空警报的躲避时间,可能就要两三个小时。

--失去。Anastasia在博罗江卡失去了两位亲人,母亲和前任男友。她的母亲长年卧床生病,无法移动或逃离,而她的男友在去找她的路上被炸死了。对于这位22岁的姑娘来说,这恐怕是一生难以磨灭的阴影。

她说,她在博罗江卡认识的人,“每个人都在这场战争中失去了某个他们所爱的人……我意识到,战争不仅仅发生在战场,在士兵之间,它对平民更是一种巨大的威胁与痛苦。”

后来,Anastasia应该是在基辅找到一位新男友,并寄住在了他的家里,因为她承担不起房租。关于这段,她不想多说,我也没敢多问。我不知道她和这位新男友是共患难下的爱情,还是颠沛流离下的无可奈何,我只是感叹,战火之下,普通人的命运,宛若飘萍。

--两位姑娘都说,除了失去亲人外,这场战争对他们最大的影响,是彻底改变了他们对未来的看法。

Anastasia说,她现在只计划接下来两三个小时要干什么,“连全天都不会想,更别说一周,一年”,毕竟去市中心散个步,可能都会遇到空袭。

Anna在战前正计划和丈夫装修他们的房子,并要一个孩子。现在,这两项计划都被中止了。她说自己不敢生孩子,在这种情况下,要生和养育一个孩子太困难了,也是不负责任的。

“我开始从不同的角度看待生活。我活在当下,因为也许明天不会到来。”这是Anna的一句话,让我特别感慨。

--关于战争的走向与结局。这是一个比较无奈的话题:Anna和Anastasia都说,她们相信乌克兰会取胜,不过,她们也说不出,乌克兰为什么会取胜,到底要如何才能取胜;她们说,希望也需要更多国家给乌克兰帮助,但Anna说,她也知道,现在中东也有冲突,人们对乌克兰的关注度在下降。

我问他们,有观点认为,“乌克兰其实成为了美国和俄罗斯大国博弈的牺牲品”,她们怎么看?Anastasia的回答是,她不太懂这个逻辑,“如果俄罗斯对美国有意见,它可以打美国,为什么要打乌克兰?”

“如果有一天,和平能够再次降临,我希望能重拾我在战争开始前的愿望,我会和我的丈夫装修我们的小家,并生一个孩子。我们将努力重新过上完整的生活。”Anna则对我说,“我仍然认为,这场战争会以乌克兰的胜利而结束。但是,这一天究竟离我们有多远?没人知道。”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