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普图姆,英才天妒

基普图姆是天纵奇才,他那么年轻。大家都在等着他破二。

有点迷信,但我听到这事(正看超级碗呢,正看到49人掉球)的第一反应是,“破二是人类的禁区吗?冥冥之中,有什么不希望人类破二?”

毕竟过去两年,不只是芝加哥的2小时35秒记录,他还拿下了史上马拉松六个最快纪录中的三个。

以他的年纪和天赋,本来,可能,在2024就要破二?

太可惜了。

500

除了天妒英才的惋惜,还有点非常实在的难过。

跑过步的诸位或多或少都这样吧?像我,不管步频多差、配速多渣、跑姿多难看,但看优秀的跑步人跑步视频,就是很快乐。光是看他们训练,就很励志了。多少人是看格布雷西拉西耶,看基普乔格的训练和比赛录像来解压的?

看基普图姆的训练视频,也是如此。

在那本著名的《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里,村上春树举过个例子。他跑步时常和某几个田径队选手擦肩而过,尤其是谷口伴之和金井丰这两个年轻选手。

——后来那两位,在北海道出车祸去世了。村上春树说他极为心痛:虽然和他们二位没有私交,但一方面,跑步人哪怕水平上有天壤之别,但有些东西还是能心心相通。另一方面,“曾经亲眼目睹他们经历了何等苛酷的训练”。

法新社的说法,基普乔格每周跑一百八到二百二;基普图姆可以到二百八,伦敦马拉松前,三个星期,每周三百公里。

他为了破二制定了无数严苛细致的训练。他是天才,但训练视频历历在目。

500

理想中,他这样努力的天才,理该获得更好的结果:人总希望看到些付出终得回报的例子。

不只是一个天才逝世了……他那些不懈的努力与雄心,被命运毫不留情地拿走了——这才实在让人难过。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