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贵州村超里看到足球的纯粹

作者 | 林心林

编辑 | 黎倩

编者按:春节,是中国人口从城市到乡镇的一次大迁徙。作别繁华,回到故土,那座萦绕着乡音的小城又变了模样,这里有商业的新业态、新模式、新场景,这里也有让我们心生温暖的人情世故。值此甲辰龙年春节之际,时代周报、时代财经、消费者报道联合推出《小城大年》系列报道,关注小城里的大生意、小城的变迁和冷暖

500

贵州村超现场,受访者供图

进入农历腊月,室外最低气温已接近零度,但贵州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榕江县里的村超球场上依旧人声鼎沸。

2月3日南方小年这一天,“村超村晚”全国示范展示活动在榕江县举行,并伴随一场榕江村超联队与澳门职工联队的友谊赛上演,现场座无虚席。2024年村超新赛季,也在春节前正式启动。

球场万人齐聚的画面让榕江人杨兵颇为感慨,仿佛回到了去年“村超”总决赛的那个夜晚。

“村超”是榕江三宝侗寨“和美乡村足球超级联赛”的简称。去年夏天,这个诞生在榕江的民间足球赛火遍全网,“村超”更上榜“2023年十大流行语”。

而举办地榕江这座人口不足40万的小县城也走入全国视野,一度涌入了远超当地接待量的热情球迷和游客。

作为贵州村超组织者之一、村超比赛现场解说员,杨兵一路见证了贵州村超走向火爆。

1

贵州村超出圈,

源自足球的纯粹和快乐

“夯棒浪”“呜呼、呜呼、呜呼呼”(侗语),杨兵的助威呐喊声又出现在2024年村超新赛季的现场,调动着全场观众的情绪。

据悉,今年报名参赛的球队数量由去年的20支增加到了62支,将在1月6日至2月中旬进行百余场预选赛,正赛预计将自3月份持续至5月份。“今年村超新增了预选赛制,因为报名队伍太多了,基本遍布榕江所有的乡镇村。”

杨兵告诉时代财经,目前预选赛阶段观众还是以本地人为主,但现场解说时也看到很多外地游客,预计3月份后的正赛会有更多观众来到榕江观看。有榕江本地人便称,最近县城里经常“人挤人”。

寒冬之下,贵州榕江村超的魔力仍在发散。

2023年6月,继“村BA”后,“村超”成为贵州又一个现象级的乡村体育赛事。来自榕江县“村超”办公室的数据显示,2023年村超系列赛事全网浏览量超580亿次;抖音也曾披露数据,截至去年11月村超相关话题在抖音站内播放超130亿次。

村超的火爆程度,连村超的组织者们都没有料想到。“我们想到会火,但这么爆是想不到的。”杨兵对时代财经坦言。

去年5月底,村超联赛的第二周,观赛的杨兵察觉到现场气氛比较“干”,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拿起话筒开始进行现场解说,将观众观赛情绪迅速调动起来。第四周,著名足球解说员韩乔生来到榕江村超现场,“当时真的是万人空巷,让村超的关注度爆炸式增长。”彼时,杨兵与韩乔生搭档一起解说比赛。

500

杨兵与著名足球解说员韩乔生搭档解说,受访者供图

此后,倒挂金钩、远距离世界波、彩虹过人等村超精彩画面在网络上广泛流传。村超彻底火了,全国各地的游客前来榕江感受现场狂欢的氛围。

作为深度参与榕江足球赛事的杨兵深感激动,他的话语中不乏光荣与自豪,“我们榕江居然站在了舞台的中间,备受瞩目。”有榕江本地人也告诉时代财经,“想都不敢想,我长大的小县城变成一个大家都向往的地方。”

村超为何能够“出圈”?事实上,自2021年以来,榕江县已经先后策划了5次体育IP赛事活动,但均未有产生太大的反响。深度参与赛事的杨兵认为,这次的爆火有着诸多偶然因素,如几颗精彩的进球,人们被压抑的出行需求等等。

但贵州村超的走红似乎又有着必然因素。作为全国首批县域足球典型县之一,榕江与足球的渊源可追溯至上世纪40年代。

今年36岁的杨兵,也在2001年读初中时加入口寨村足球队,并自2017年左右开始参与组织举办榕江乡村足球联赛。“在村超没有火之前,我们以类似村超的比赛形式也踢了20年。”

在榕江县,足球比赛不设门票,也没有商业赞助,球队的参赛经费都是村民几十上百地凑出来的。在杨兵记忆里,只要有比赛,基本上半个村子都来现场为球员加油。而球队成员的组成,更是从十几岁跨到五十几岁,有学生、老师、泥瓦匠、小卖部老板、挖机师傅等。

也因此,观众在榕江看到了草根、纯粹的民间足球赛事。“我想大家喜爱村超,也正是因为这里踢球的纯粹和快乐,就为了简单的快乐与争夺冠军,没有其他任何想法,胜利一场也就只有两只猪脚,但为了这两只猪脚所有人可能拼尽全力。”

2

全年接待游客760万人次,

榕江县也火了

一届无人预料到的火爆村超联赛,改变了这座总人口38.5万人的贵州小县城。

“当时突然火爆之后,人流量剧增,榕江的接待能力其实是远远不足的。”杨兵告诉时代财经。去年开赛一个月,榕江县吸引了42万球迷来访,尤其6月份之后大量游客涌入,榕江县的进城收费站经常出现车队排成长龙的景象。

2023年“村超”赛事举办期间,全县累计接待游客338.42万人次、同比增长131.75%;另据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文旅局数据显示,2023年全年,榕江县累计接待游客760.85万人次,同比增长52.16%。

500

贵州村超现场,受访者供图

这给基础设施有限的小县城带来了巨大挑战,“最担心的就是吃、住、行,尤其住宿方面压力确实很大。”正常情况下,榕江的宾馆酒店住宿承载量仅为一两万人。

一房难求之下,榕江县与村超组织者们想了各种办法,包括发动村民将空房腾出来、临时调配帐篷,以及发动周围的县市来补充住宿能力,“还是要感谢外地游客对榕江的包容,同时也看到了榕江人民的淳朴好客。”

随着去年赛事的深入,杨兵称榕江县的基础配套及服务能力已逐步适应了村超的热度。2023年9月的一组数据显示,村超举办后,榕江县新增餐饮市场主体204家,酒店、民宿等入住率达83.6%,比赛日入住率均为100%。1月27日,四星级的“贵州村超酒店”对外营业,此外榕江各个特色村寨也在建设自己的民宿。

这波超级流量,让当地的旅游、餐饮、住宿、农特产品等多个行业受益。2023年,榕江县实现旅游综合收入83.98亿元,同比增长73.94%。

杨兵还观察到,榕江人对于足球的热情也越来越高涨了,如2024年新赛季报名球队规模就翻倍增长。平时,榕江当地人已经习惯了晚饭后就来球场看看球赛,“有外地朋友来,我们就回家看直播,主动把场地让出来。”此外,有社会组织也为榕江县进行公益捐赠,如杨兵所在口寨村的球场便得到修葺翻新。

不过,在杨兵眼中,贵州村超的爆火,对榕江县影响更为深刻的地方在于改变了当地人的精神面貌。“大家肉眼可见地对榕江、对自己的家乡有信心了,这份信心能够促使大家更加投入到生活工作中。”去年村超比赛后,榕江县有超万人返乡创业、就业。

500

榕江村超球场,受访者供图

身为贵州榕江村超组织者之一,杨兵的生活也有了不小的改变。主业工作为中国建设银行天柱支行行长的他,如今每个周末都会驱车200公里回到榕江县村超比赛现场进行公益解说,“基本上全年无休了。”

杨兵告诉时代财经,目前其参与解说的比赛场次接近200场左右。杨兵的心态也在悄然变化,从最开始的激动自豪到如今身背更多的压力与责任,“更重要的是把贵州及榕江的声音传播出去,把游客球迷服务好,在未来村超发展中保持我们的‘村味’。”

据杨兵透露,今年5月份村超联赛结束后,榕江县还会有全国美食友谊赛、女子足球比赛,以及共建一带一路国家的中超友谊赛,“以足球为媒,希望链接到更多人来到榕江。”

欢迎转载,开白请添加微信,ID:rafe0101

-广东时代传媒集团出品-

500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