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问如何处理国泰空乘工会?我的回答是在法律框架下是无解的”

【本文来自《国泰航空再三道歉,国泰“工会”死不悔改》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微博@一玶海岸:

有人问如何处理国泰空乘工会?我的回答是在法律框架下是无解的。

首先,空乘工会和国泰是完全不同的法律实体。

国泰根本不可能,也不会对工会采取任何行动。

香港任何官方机构也不会、也不能因为这种言论对工会采取行动。

其次,香港空乘人员的工会可能是各种行业工会中最黄的之一。

在2019年,香港空乘总工会明面支持、暗地支持、亲自下场支持黑暴,跳得特别欢。

香港空乘工会在光谱上是反大陆的,所以才会发布这种离谱声明。

最后,香港的工会是60年代以来左翼运动的遗留,方法论很完善。

他们的经费主要来自于工会会员的会费,日常也是打着为会员(以前叫工人阶级)争取利益。

工会里还有受到员工们支持的工会领袖,前几年比较有名的施安纳、吴敏儿等,都是和当时的港府打过擂台,甚至让特首吃瘪的人物。

哪怕是这一次的声明,大家细品空乘人员工会的声明:

1. 避开了歧视的主题

2. 从侧面“飞机上不能拍摄空乘”切入话题

3. 以要求国泰“提高员工保障、提高员工士气”为结尾。

不违法、财务和公司脱钩、有组织、有工会领袖……

这种工会,和我们印象中只管发月饼的工会完全不同,想要处置他们,在目前法律框架下是无解的。

除非……学习李光耀,在香港也来一次冷藏行动。

500

站务

  • 观网评论4月爆款文章↓

    4月初,美国财长耶伦访华,一时间“中国产能过剩论”被炒作起来,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陈经从“三个美国女人”的独特角度,阐释了中国产能包括新能源产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还对美国政......

全部专栏